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27. 祝福


  然後,你就要畢業了,在六月豔陽高照的季節,我將為你擊掌喝采。

  說什麼好呢?走了這麼長的路,第一次覺得我們該稍稍繫馬歇腳了。回首日已遠,十五年前走過長長的北迴路,告別故鄉,負笈指南山下做一名歷史學徒,那時候,該是怎樣的心情啊!十五年後,讀小學二年級的兒子念著媽媽要拿博士,遙遠的夢,艱辛的旅程,竟也這樣走過來了。

  論文口試那天早晨,孩子上學去了,我在研究室修改出版前的最後一次書稿,十一點半,想著你的口試不知順利否,電腦螢幕忽然模糊起來,一晌心驚,淚水沿著眼角落了下來。堅強如我,多年迭宕,亦不曾如你這回口試般牽掛。牽牽掛掛十年攜手同行於讀史學文之路,你我依舊無怨無悔。縱使在物質最貧困的時刻,縱使家逢多事之秋,縱使風風雨雨落未歇,執著是我們惟一的抉擇。女本弱者,為母則強,猶記得八年前,也是六月豔陽天,你懷著八個月的身孕走在椰林大道,這裡那裡地和你的同窗好友照著相,師友們笑你是帶球跑,還沒畢業就急著生小孩。我想,許多朋友大概也預估你的學術生命可能將就此結束。堅強如你,在孩子上幼稚園後又重回學院,做一名媽媽學生,一手做羹湯,一手敲打電腦寫報告,還要帶著小小孩認注音符號、學鋼琴,妻子、母親、學生,多重的身分使你忙得不可開交。

  十年磨劍試金石,為人妻母的你依舊在學問道途上前行,沒有璀燦的光環,沒有掌聲與喝采,就這樣一逕兒地默默前行,縱使颯颯的風雨落未停,你仍是師長心目中的愛徒,學弟妹口中的木柵學姊大姊頭。

  通過資格考試,健指如飛敲打著電腦鍵盤,你說寫論文時我也跟著受苦,總是到外面吃飯,草草填了肚子又回研究室讀書、寫稿,你常向友人笑稱寫論文時我最大的貢獻就是沒有回家吵你。

  終於論文完成,通過口試,成為新出爐的博士,穿上黑袍,戴上方帽,煞有介事地拍照,眼角的微笑帶著幾絲皺紋,你笑稱比電視廣告的陳博士看起來老多了。

  歲月頻催,江湖夜雨十年燈,走過這一程,我仍將與你同行,雖然歧路多荊,事亦多磨,我相信前面的道路將愈來愈寬,平廡也會拓得更大,當年那個從花蓮鄉下來的小女孩,如今將邁向生命的新旅程。一路行來,我看著你長大,也陪著你長大,前面的路還很長很長,倆人攜手同行,更行更遠。

  然後,你就要畢業了,方帽、黑袍與紅玫瑰,我將帶著孩子為你喝采,你是我們的驕傲,媽媽博士,讓我們真誠地為你祝福。

                             1995/06/01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