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29. 孩子的溜冰鞋


  景美溪流經萬壽橋附近形成一個大彎的曲流地形,從前河堤尚未加高時,每當大水來臨,政治大學的師生們就忙著往高處搬,尤其是被視為大學精神的書冊,更是維護不易。幾十年下來,亦不知淹過了多少次水,一般人對這所依山傍水的校園,往往亦是談水色變。

  曾幾何時,河堤加高了,大水侵襲成天寶遺事,河濱公園變成孩子們的快樂天堂。每當夕陽緩緩沈落,大人小孩齊聚河濱公園,年長者走健康步道,年輕夫婦對打羽毛球,情侶們坐在鐵椅上輕聲私語,孩子們則熱鬧的在溜冰場上競逐飛奔。

  打從搬到木柵開始,黃昏時分我們習慣性地到河堤散步,孩子則歡天喜地在溜冰場奔逐,小小的個兒,平衡感也不好,三跑四跑就跌了跤,做母親的心疼,特地買了護膝護肘,跌倒了至少不會皮破血流。孩子倒也爭氣,三溜四溜竟也有模有樣起來。看著他從幼稚園中班的小鬼頭溜起,溜呀溜地,前進,轉身,倒退,一溜煙竟然已經要讀小學三年級了。從最初的搖晃學步,到今已可轉出漂亮弧度的彎,孩子們的學習潛力實不容小覷。而我這個做父親的,每當一家人聚在一起時,常是他們母子嘲笑的對象,因為孩子和母親共同會的三件事我可都一竅不通。溜冰我是一點辦法也沒有,穿上溜冰鞋馬上寸步難行,為此被母子倆笑翻了天。另外一項是鋼琴,母親曾學過一些,略能彈小奏鳴曲,孩子則從小上音樂班,學鋼琴,每輪到我督促練琴時,孩子就頂嘴:「爸爸,不然你來彈彈看。」弄得我生氣不是,不生氣就只好任孩子欺負。最後一項是呼拉圈,母子相對搖晃,幾百幾千的搖,一副高手的模樣兒,我則是腰大十圍,與呼拉圈直徑差相彷彿,一套上呼拉圈就像戴上孫行者的頭籀般動彈不得。

  由於共同的興趣多,相處時間也多,在家裡我像個外人似的;直到這個暑假孩子的母親完成學業到研究機構做博士後研究,朝九晚五上下班,我才有揚眉吐氣的機會。反正孩子放暑假我也放暑假,父子倆成天混在一起,扯鈴、溜冰、玩電腦,不弄他個天翻地覆絕不甘休。

  陪孩子到河濱公園溜冰,黃昏時分,溜冰場已擠滿了人,孩子自行穿上溜冰鞋,一溜煙地向場中滑去,轉一個漂亮的彎,剎車,迴旋,咚的一聲,孩子摔倒在地上。在溜冰場外家長們的驚叫聲中,孩子手裡提著一隻溜冰鞋,一拐一拐地走出來,我檢查了一下溜冰鞋,原來是皮帶斷了,於是試圖將皮帶接回去,一旁的三姑六婆們念念有詞地說道:「一雙溜冰鞋也沒多少錢,去買一雙嘛!」聽得我滿臉通紅,想想也是,從幼稚園中班溜到小學二年級,中間只換了一雙溜冰鞋,也難怪皮帶要斷。於是收拾東西到體育用品店買鞋,恰逢休假日店門未開,只好倖倖然回家。

  說好第二天一早要陪孩子去買溜冰鞋的,正巧有事,東忙西忙到了下午,孩子磨磨蹭蹭地說:「爸爸,不是要去買溜冰鞋的嗎?」一看錶已是下午四點多鐘,手邊的事又擱不下,只好要助理陪孩子去買鞋,幸好助理小時候曾經溜過,懂得怎麼買一雙管用的溜冰鞋。

  穿著新鞋,孩子喜孜孜地到溜冰場展現雄風,一個轉身,風一樣地盤旋而去,新武器的威力果然不同。也許早該為他買一雙好的溜冰鞋了!乘著暑假多陪陪孩子,稍稍彌補一下這些年來的失職,畢竟孩子的童年只有一次。

                            1995年7月20日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