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31. 洄瀾之夢的實現


  捧著簇新的「洄瀾本土叢書」,我不禁深深感動。身為花蓮人,身為作者群之一,我和所有洄瀾文教基金會的朋友及作者們一樣為這套書的誕生同感喜悅,一種無以言表的,和本鄉本土生命一體的感動。

  1992年12月6日,一群熱愛鄉土、擁抱花蓮的鄉鎮小知識分子創立了洄瀾文教基金會,發起人為張澄溫、陳麗雲兩位醫生;陳黎、陳列、王浩威、林宜澐等作家;林道生、林琚環兩位老師;這個基金會成立的最初宗旨是出版一套「洄瀾本土叢書」,藉文字與圖像為認識花蓮的基本讀物,讓所有花蓮人和以後的子子孫孫更瞭解並且認同這一片土地。

  1993年春夏之交「洄瀾本土叢書」正式起跑,這套叢書分為五個部分:《自然花蓮》、《歷史花蓮》、《人文花蓮》、《環保花蓮》、《觀光花蓮》。為了這套書的編輯,洄瀾文教基金會特別成立了編輯委員會,總召集人陳黎是出身花蓮的名詩人作家,《歷史花蓮》召集人為青年小說家林宜澐,《自然花蓮》召集人為作家陳列,《人文花蓮》召集人為慈濟醫院精神科主治醫師、文化評論者王浩威,《觀光花蓮》召集人是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保育科長張明洵,《環保花蓮》召集人為林倨環老師;大夥兒興致勃勃地要為斯土斯民留下歷史的紀錄。編輯委員會成立以後,開始分頭找執筆者撰寫;林宜澐用小說家的手法誘我入甕,撰寫《歷史花蓮》,《自然花蓮》由花蓮女中生物老師廖美菊操刀,《人文花蓮》由長年從事南花蓮地區平埔族田野調查工作的張振岳撰寫,《觀光花蓮》由召集人張明洵親自操觚,《環保花蓮》由曾獲時報文學散文評審獎的廖鴻基執筆。人手找齊之後,各人開始動手蒐集資料,做撰寫的準備工作。

  五本書的作者,有寫作老手,也有第一次寫書的新手,開始寫作以後,難免有一籮筐的問題;我個人負責《歷史花蓮》的撰寫,但我主要的工作是在政大歷史系教書,而為了蒐集材料台北花蓮兩地跑;加上我的專業並不是台灣史,材料蒐集更感困難,特別是工作開始以後,我發現過去極少有學者從事花蓮歷史的研究,相關著作少得可憐,除了清代與日據時代有幾篇博、碩士論文之外,幾乎是一片空白,而我自己對花蓮的認知,也是蒼白的。《自然花蓮》的作者廖美菊,到握筆時才發現原來過去教科書上的的圖片大部分都是來自外國,本土生物真是少之又少,幾乎每一張圖片都要自己動手;張振岳一邊種田一邊做田野調查,整理別人的研究成果卻不在行;於是又加入了就讀台大政治研究所的吳親恩,兩人協力始完成書稿;《觀光花蓮》的召集人張明洵寫完了太魯閣國家公園、東海岸和北部花蓮以後難以為繼,加上本身工作的忙碌,於是找來長期從事花蓮報導文學工作的邱上林接手,繼續中南部花蓮觀光點的撰寫;《環保花蓮》的作者廖鴻基,動筆寫作的時候才知道原來寫一本環保的書和從事環保運動根本是兩回事。

  為了使「洄瀾本土叢書」看起來賞心悅目,作者們費心蒐集、拍攝圖片,以使內容圖文並茂;於是許多熱心的朋友義務幫忙掌鏡、翻拍,攝影家潘朝成、林茂耀、賴春標、徐仁修等人主動提供作品,連稿費也不要,只希望書出版時寄一本給他們。

  1995年6月「洄瀾本土叢書」正式出版,五本書裝在一個硬紙匣裡,靜靜地展示著洄瀾文教基金會所曾有過的努力。一位朋友在報紙看到「洄瀾本土叢書」出版的消息,打電話恭喜我,在電話裡他一再表示花蓮的人才真多,能找到這麼多的人為家鄉寫書。我告訴我的朋友,花蓮所有人才加起來也不到台北市大安區的百分之一,可是我們每一個人都用了一百倍、一千倍的心意來愛我們的家鄉;從洄瀾文教基金會的成員到每一位作者,我們所曾努力的必將留下痕跡。

  書才剛剛出版,擔任總召集人的陳黎就表示,下一本書該是《文學花蓮》、《音樂花蓮》、《藝術花蓮》吧!

                           1995年6月15日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