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32. 器官捐贈


  一個死刑犯捐出了他的腎臟、眼角膜和身上一切可用的器官,為他的江湖人生畫下美麗的句點。這個發生在台灣的故事,帶給我許多的啟示。

  人有生老病死,天災人禍,長壽是幸運,意外是命運,在人的一生中難保沒有病痛或意外,平時注意身體健康,鍛鍊堅強意志,以為病魔來襲時抵抗之用,所謂預防重於治療,其意無非如此而已。有一句話說:「縱使賺得了全世界,賠上了自己,又有什麼用?」實具有莫大的警惕作用。

  由於靠歷史討生活,對歷史上的成王敗寇有深切的體會,知道人的一生變數太多,歷史上的人物褒貶,其實往往在一念之間,而每個時代對歷史人物的觀點也有很大差異,昔為英雄今為狗熊者比比皆是,昔為亂黨今為先烈者,更不勝枚舉。歷史猶如此,人生何以堪,所以對於今生今世能好好把握就不錯了,至於身後渺茫無緒之事,也就不必斤斤計較了。

  幾年前,讀到一篇有關台灣基礎醫學之父蔡滋里的報導,文中提及他深入原住民部落從事基礎醫學研究的經驗,以及為中山醫學院改制所做的努力,而最令我感動的是他在遺囑中交代,如死在台北,願將遺體捐給台大醫學院做大體解剖之用,死在高雄捐給高雄醫學院,死在台中捐給中山醫學院,這種精神是令人感佩的。讀完這篇報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台大醫院社會服務中心申請器官捐贈卡及遺體捐贈同意書。

  生也有涯,我身非我有,身為社會的一分子,我們每天享受著社會的資源,填一張器官捐贈卡放在身上是必要的,我希望自己的器官有機會在身後繼續貢獻它的功能,讓有需要的人依它而生存。雖然根據統計數字,這樣的機會並不太多,如果以二千分之一計算,全台灣的人都填器官捐贈卡,能被用到的也只有一萬人左右。我希望人人都填器官捐贈卡,因為誰也不知道哪一天誰會用到誰的。

  同樣的感人事件發生在1992年,這一年慈濟基金會受行政院衛生署委託成立了“慈濟基金會台灣地區骨髓捐贈資料中心”,於是慈濟發起“尊重生命、全球齊步走”的系列義賣園遊會,並舉辦千餘場次的“骨髓捐贈說明會”,至1994年底,全國已累積了6萬2千多人的骨髓捐贈資料,而成為亞太地區最大的捐骨髓者資料庫,而台灣的多起非血親移骨髓成功事例,亦建基於此。慈濟的目標是希望達成台灣地區十萬人的骨髓資料庫,以使配對機率達到百分之五十,「髓緣布施、救人一命」,一點點小小的奉獻,讓一個等待的生命重新拾回希望,實勝造七級浮屠。

  從器官、遺體到骨髓捐贈,我們的社會重拾了人與人之間的溫馨,希望不久的將來,人人身上都有一張器官捐贈卡,每個人的骨髓資料都登錄在慈濟基金會的骨髓捐贈資料中心。

                                 1994年6月15日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