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33. 道上的朋友


  有人說,陽光、空氣和水是生命的三元素。做為一個現代人,除了這三樣東西之外,似乎還可以加上三樣,就是電腦、汽車和音響。

  記得小時候讀過一個故事,大意是說有一位老兄坐船渡河,船行河中,這位老兄問艄公懂不懂數學,艄公搖了搖頭,這位老兄說:「你已經失掉四分之一的生命了。」過了一會兒,這位老兄又問艄公懂不懂哲學,艄公還是搖了搖頭,這位老兄就說:「你已經失掉一半的生命了。」船行到河中央水最深處時,這位老兄再問艄公懂不懂音樂,艄公還是搖了搖頭。這位老兄就說,你已經失掉四分之三的生命了。忽然一股湍流急沖而下,這時艄公問:

  「你會游泳嗎?」這位老兄回答:「不會。」艄公笑了笑說:「現在你將失去全部的生命了。」

  所以雖然說電腦、汽車和音響是現代人基本配備,其實就算沒有也無所謂,反正也沒有到不會游泳就淹死的程度。

  一位在學術機構工作的朋友要我去幫他處理幾個電腦上的小問題。因為是多年的老友了,接完電話,我按上家裡的答錄機,在桌上給家人留下字條,整理好我常用的「電腦藥箱」就出發了。

  我的電腦藥箱其實很簡單,不過就是兩張開機的 DOS(磁碟作業系統)片,一些掃毒軟體,幾張整理硬碟的工具程式(UTILITY),以及一把不離身的瑞士刀,這就是我出診的全部行當了。

  到了友人處,打開電腦,看看開機檔,看看硬碟裡有些什麼東西,檢查硬碟的使用情形,發現原來不過是有幾個斷裂的磁軌,幾下子就搞定了。友人看我敲打鍵盤的動作像彈鋼琴,問我是不是後來有什麼奇遇,竟然會彈鋼琴,其實我哪會彈什麼鋼琴,無非是電腦打多了苦練出來的。

  我的這位朋友從 Apple II的時代就開始用電腦從事研究工作了,但因為在一開始的時候就把電腦當成打字機使用,所以弄了十幾年電腦,還是對電腦說「其實你不懂我的心」,每次遇到問題的時候,祗好找電腦公司,不然就是找懂電腦的朋友來幫忙。而當電腦化呼聲甚囂塵上今天,我們的許多上班族和文字工作者也是把電腦當成打字機在用,遇到問題時兩手一攤,反正有電腦專家幫忙解決,又怕什麼?其實這是相當危險的事,因為用土法練鋼的方式工作,出了事還可以補救,而電腦出問題是連底稿都沒有的。所以,如果對電腦沒有興趣,祗是拿來當打字機使用,還不如用傳統的方式工作來得安全些,也不必提心吊膽。

  不懂電腦當然不會死,反正我們的祖先幾千年都不會電腦,還不是活得好好的。但如果要用電腦,就乾脆好好把這玩意兒學好,免得弄個半調子,遇到問題時東求人西求人的,煩都煩死了。

  當政府機構和民間企業都在大力提倡電腦化的時候,當作家們努力用鍵盤取代禿筆的時候,除了打字,好像電腦還可以多做些東西吧!至少在檔案管理和處理煩瑣事務的時候,它老兄是很好的幫手。那麼,把電腦學到一定的程度恐怕還是必要的,雖然那個渡河的故事祗是一個故事,我們大概也不會倒楣到淹死在河裡。

                              1992/02/28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