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34. 電腦病毒怕怕!


  最近玩電腦的人真是談毒而色變,因為據報導有一個很可怕的病毒將在三月六日發作,這個病毒的名字叫做米開朗基羅,就是忍者龜裡面那個米開朗基羅,也就是文藝復興時代那個偉大的雕塑家米開朗基羅,而三月六日正是他老人家的生日,寫電腦病毒的人就用這一天做電腦病毒的發作日。

  電腦的使用者大概多少都有一點病毒恐懼症,因為害怕辛辛苦苦寫的東西,一夕間化為烏有,而這樣的恐懼症又大部分跟寫防毒程式的公司有關。因為他們靠賣防毒程式討生活,電腦使用者愈怕中毒他們就愈可以大發利市,反之,如果電腦使用者不怕病毒,這些人的一家老小就祗好喝西北風了。

  那麼,電腦病毒到底有沒有這麼可怕?坦白說也還好,祗要練得一些基本的電腦武功,大概就沒什麼可怕的。

  前些時候,一家報紙用了半個版的篇幅談電腦病毒,甚至宣布今年有十二種電腦病毒會發作。這件事情的可信度究竟如何?就記者分析的情形而言並非空穴來風,但是,這些病毒其實是每年都會發作的,不獨今年為然,也就是說,最近報導的電腦病毒其實是「太陽底下無新事」。就以大家最怕的米開朗基羅來說,也不過是「石頭」( Stone )的變種,俗稱為「石頭三號」的,偵測起來並不困難,殺起來更是輕鬆愉快,坊間任何一種偵毒掃毒程式都有能力輕而易舉地幹掉它(希望我沒有替寫電腦病毒軟體的公司打廣告之嫌)。而電腦的使用者,每個人電腦裡都會有一兩個防毒掃毒軟體的,祗要懂得怎麼使用它,大概可以不必太驚慌。當然更不必大張其鼓地去買什麼武功多麼高強的防毒偵毒程式。但如果電腦使用者手邊連一種偵毒掃毒軟體都沒有,那又另當別論。

  電腦使用者之所以會談毒色變,主要的原因是台灣的拷貝風氣太盛了,我們大概可以做這樣一個假設,就是說台灣的電腦可能很少有全部使用合法、有版權的軟體的。而電腦病毒的傳染途徑最重要的即是經由拷貝,祗要一部電腦中毒,進過這部電腦的磁片大概就很難逃得過,然後再由這張磁片一傳十,十傳百,假如這部電腦是公用的,就可能像金庸武俠小說裡歐陽鋒殺鯊魚一樣流毒無窮了。所以拒絕電腦病毒的最好方法就是不使用拷貝或非法軟體。就版權觀念而言,這是尊重作者,尤其是用電腦從事創作的科學或文學工作者更應有著作權的觀念,否則當別人剽竊你的著作或盜印你的作品時,你又做何感想?

  但問題在於電腦使用者可能在不是自己的私人電腦上工作,然後再把磁片帶回家,這時中毒了豈不冤枉?而電腦的其中一項重要功能就是資料的流通,如果連資料流通都做不到,那麼使用電腦還有什麼意義?所以基本的防毒知識還是不可少,比較簡單的做法是祗要是進過非自己私人電腦的磁片,回到家以後第一件事就是先進行掃毒的工作,這樣可以減少許多中毒的危險。

  話說回來,三月六日的米開朗基羅怎麼辦?先別緊張,我們可以用電腦裡原有的掃毒軟體進行一下偵測,看看到底有沒有中鏢?如果沒有就大可不必杞人憂天。假如不幸中了鏢,了不起殺掉就是了。如果這樣還不放心,不妨在電腦的開機自動執行檔( Autoexec.bat )加上日期( DATE )這一行,當你在三月六日這一天打開電腦的時候,把日期改成三月七日以後就可以了。如果還是害怕,那麼在前一天或前兩天把電腦的內部日期事先改成三月七日以後就可以安心睡大覺了。

  其實電腦病毒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一個人養成使用電腦的習慣以後很難戒除,就像吸鴉片一樣,欲罷不能,愈吸愈重,電腦武功愈高強的人,戒除也愈難,甚至有人病入膏肓到不可一日無此君,那才是真正最嚴重的電腦病毒。如果不幸你已經中了這種電腦病毒,那可真是神仙也難救了。

                         一九九二年三月一日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