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35. 自然配票法


  每年新學期開始的時候,面對校園裡形形色色的海報,常常不免覺得好玩,各種招式出籠,通與不通,有如台灣俗諺所謂的「竹篙兜菜刀」,譬如每年都出現的一張就寫著「人是政治的動物」,這當然是政治系貼的,不過他們大概不知道這是一個錯誤的引述,因為正確的說法應是「人是 Polis 的動物」,一般中文將Polis譯成「城邦」,但我念書時希臘羅馬史的老師說不能那樣譯,所以到現在我仍不敢造次。而洋鬼子把Polis看成 Politics,中文也將錯就錯,校園裡、傳播媒體到處都看得到「人是政治的動物」了。

  其實誤讀誤譯也有好處,現在的台灣真是人人成了政治的動物了。雖然也許有人冷漠,甚至一副清高的模樣,但在目前的政治氣氛下,想要眼不見為淨也難。而我則是那種對政治極度關切而又怕怕的人,幾年來,祗要一聽到選舉就豎起戰鬥神經,管他大選舉小選舉,政見會開到那裡我就跑到那裡,有時甚至一天要趕好幾場,簡直比競選的人還忙。

  雖然我是如此熱心地到處趕政見會,可是手上仍然是祗有一張選票,想想真不甘心,尤其當自己選區有兩個以上候選人都很優秀的時候,就更難以取決了。而每當看到什麼諸如組織配票,爭取游離票時,就不免感到沮喪,像我這樣的小市民,縱使面對民主政治也是卑微的。

  有一天到朋友家,大夥兒又在為支持誰爭論不休。在現代這個時代,人人有發言的自由,在座的朋友們又剛好什麼派都有,有人罵對方是保守大右派,有人回敬台獨小BK,有人問什麼是小BK,講的人臉紅脖子粗說是 Barbarian Kinds,然後不免於是國台罵出籠,一時好不熱鬧。忽然有人問道,今年的參選的人這麼多,到底支持誰纔好?剛剛還吵翻天的獨派統派左派右派,大家一樣茫然。更要命的是每個人似乎都有一個以上的支持者,投了這個怕那個落選,投了那個怕這個落選,真是蚊子叮在鼻子上,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正在大夥兒茫然無措的時候,忽然有人說,回去配票不就得了。他老兄的辦法其實說來真是卑之無甚高論,不過是將家裡成員的票平均分配給支持者,也就是說,如果這個家有四張選票,支持兩位候選人,一人分得兩票,這樣就天下太平了。這麼簡單的算術問題,居然博得在座左右中各派,以及不左不右不中的賭爛票支持者一致贊同,大夥兒也不吵了,反正在一起都是十幾年的老朋友,誰也沒有說服過誰,大家還是回家各自配票去吧!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