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36. 孩子的世界


  每次看到朋友筆下的孩子,心裡就不免覺得慚愧;在我寫作的朋友中,有不少成為親子寫作的名家,而我卻是連小孩學校親子寫作作業都幫不上忙的天才老爸。有時想想,真是不太對得起孩子,可又真的不知該為他做些什麼,因為我的童年實在是過得迷糊而悵惘,根本不知道要如何來扮演做父親的角色。

  有時候看到朋友或鄰居送小孩去學這學那,不免也想讓自己的小孩去學學看,但看到那些孩子成天學個不停,卻又於心不忍,就這樣一路蹉跎下來,孩子已經要上小學三年級了,還一副慒懂的模樣,又怕耽誤孩子的前途。當然,在和孩子的母親談話時,偶爾也會觸及孩子的教育問題,到底該給孩子一些壓力,還是任其自然發展,一直莫衷一是。壓力太大了怕孩子承受不了,太放縱了又怕孩子將來趕不上別人。討論了幾年,最後終於決定讓孩子學點音樂,理由是讓他知道一些倫理和規則,這也是和長輩、朋友討論了許久的結果。

  最初是和我的一位長輩張繼高先生談的,那時小兒彭博約莫三、四歲的模樣,我向繼老請教怎麼讓孩子有一個比較順暢的學習,又不會流於壓力過大,繼老問我是否有長輩同住,我答稱沒有,他認為在現代的小家庭制度下,親屬的關係簡單化了,小孩子往往不知道叔伯姨舅的親屬關係,對秩序感的建立有很大的困難,而建立秩序感的方法有四種,一種是回到舊時代,讓小孩有他的親族觀念,知道阿姨、舅舅、姑媽、堂兄弟姊妹、表兄弟姊妹、祖父母、外祖父母等等之間的關係,但就今天的社會結構而言,有其實際上的困難;另外三種建立秩序感的方式是數學、圍棋和音樂。就目前台灣的社會結構而言,數學、圍棋和音樂,都有學習的管道,不過我自己想了又想,反正上學以後早晚都要學習數學,也就不必亟於一時;剩下音樂和圍棋兩項,我的朋友林英N兄主跑圍棋新聞多年,家裡還有一套應昌期先生送的紅木圍棋桌和兩盒漂亮的圍棋,力主讓彭博到棋院學圍棋,反正他那兒有門路,一定可以找到好的棋院和好老師;我已經被說得有點兒心動了,回家和孩子的母親商量,孩子的母親覺得學圍棋長大後還來得及,祇要不是想當棋手,晚一點學習,其實是無傷大雅的,最後我們還是讓孩子先去學音樂,因為我們覺得音樂這種符號,在過了一定的年齡之後,學習起來比較困難,不如在對符號的意義還沒有定型以前,先熟悉音樂的符號,一方面培養一點音樂的興趣,另一方面也藉此學得一些秩序感。

  不過在一開始的時候,我們也沒有讓彭博學樂器,因為學什麼樂器也是一門學問,於是再度打電話到處向朋友請教,本身主修小提琴、也教小提琴的許綺文問了一個很奇怪的問題,她問我彭博的指頭是圓的還是尖的,我趕緊抓了孩子的手仔細瞧一瞧,告訴她是圓的,許綺文說那學什麼都沒關係,因為圓指頭比較好做表情,尤其是彈鋼琴的時候,力度比較好控制。不過她不贊成小孩一開始就學樂器,所以要我們先送小孩去上樂理的音樂班,然後再上鋼琴課,她的理由是讓小孩先熟悉樂譜,然後再正式學琴,至於為什麼學鋼琴,許綺文的理由是鋼琴要看兩排譜,對將來讀譜較有幫助,這也是為什麼很多指揮家原本主修鋼琴的緣故。弄了大半年,彭博終於在五歲的時候上了音樂班,六歲開始學鋼琴,現在偶爾能彈幾首簡單的小曲,我這個做父親的並不抱什麼期許,祇是讓他熟悉一些音樂的語言,知曉一些對位與和聲,學習一點秩序感,將來要幹什麼,誰也不知道,惟一不可能的是主修音樂,因為我們知道這條路太辛苦。

  偶爾晚飯後,聽聽孩子彈彈他喜歡的《晨歌》、《快樂頌》或《歡喜與淘氣》,覺得讓孩子學一點音樂好像也還滿好的,雖然他可能更愛漫畫和卡通,而我們也不禁止,甚至替他買很多漫畫和卡通,反正孩子有孩子的世界,做父母的也就不必多事種芭蕉了。

                            1995年8月15日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