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37. 一個職棒迷的期待


  職棒已經漸漸形成台灣的全民運動,在經歷了紅葉少棒,威廉波特世界少棒賽,三級棒球,成棒到職棒的三十年間,台灣的棒球人口逐年增加,一九九○年代以後,職棒成為台灣職業運動中最吸引球迷者。

  職棒之所以在台灣蔚然成風,主要有幾個原因:

  對老一輩的球迷而言,當年紅葉少棒擊敗來訪的和歌山日本少棒隊,是一場令人懷念的比賽(雖然這場比賽涉及冒名頂替與球員超齡的問題)。接著台中金龍少棒隊榮獲威廉波特世界少棒賽冠軍,隔年台南七虎隊鎩羽而歸,然後是巨人隊演出復仇記,……接連的幾屆世界冠軍,使凌晨看世界少棒賽成為台灣人的共同記憶,在那個外交頓挫的年代,惟有少棒帶給國人新的希望;緊接而來的青少棒、青棒,我們看到自己的子弟們揚威球場,為斯土斯民打出一片棒球江山。這些棒球發展的歷史,成為斯土斯民的共同記憶,老一輩的“歐吉桑”級球迷,大概都曾擁有美好的棒球夢。

  新一代的酷哥球迷沒有歷史包袱,他們穿著各球隊的紀念T恤,手握加油棒,高聲吼叫,把球場弄得喧騰起來。這一代的新新人類球迷對球員的崇拜出於直感,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沒什麼歷史包袱,也沒什麼道理好講,他們硬是比“歐吉桑”級的老球迷理直氣壯。

  至於酷妹球迷就更直接了,她們坐在中外野的看台上高喊“廖敏雄,我愛你”,她們看到全壘打的時候高聲尖叫,看到偶像被三振也高聲尖叫,分貝絕對超過環保署的取締標準。

  但是,不論什麼類型的球迷,歐吉桑也好,酷哥酷妹也好,一九九五年對他們而言可能又要大大的失望一次了。因為依照台灣職棒的賽制,下半球季的冠軍隊將與上半球季的冠軍爭年度總冠軍;如果上半球季和下半球季的冠軍是同一隊,則由其他各隊合組一隊與冠軍隊打季後賽;而對球迷而言,這樣的賽事是沒有什麼樂趣的,主要是缺少競爭的意味,所以在職棒三年(一九九二)、職棒五年(一九九四)兄弟隊兩度獲得金冠軍時,季後賽幾乎可以說是門可羅雀。對球迷而言,看了一整年的球賽,最後想看的也就是年度總冠軍賽,而台灣職棒自一九九○年到一九九四年的五年之間,竟然有兩年沒有年度總冠軍賽可看(40%),如果今年統一獅的獨跑繼續,一九九五年的職棒六年恐怕又將沒有總冠軍賽了(六年加起來,有50%沒有季後賽),對球迷而言,這是多麼大的失望,就像等待謎底揭曉之前,已經知道得獎者是誰,還有什麼意思?期待了一整年的球賽,忽然有人告訴你今年又是一場空空的白,心情該是如何的沮喪!對球迷而言,當然不希望自己支持的球隊打敗仗,所以現在也不可能要獅迷祈禱統一獅輸球,最後再來看年度冠軍賽。最好的辦法是改變賽制,不論是日本的聯盟賽制、韓國的挑戰賽制、美國的季後賽制,只要有年度的季後賽可看,不要讓球迷的盼望再度成空就可以了。

  一九九五年的台灣職棒已近尾聲,有沒有年度總冠軍賽也將揭曉,今年的期待很可能再度落空(魔術數字已經出現),只有期待明年了。更重要的是修改比賽規則,讓職棒球迷從職棒七年起,年年有年度總冠軍賽可看。

                            1995年9月22日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