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38. 舊照


  最近重理舊照,把出生以來的照片重新做了一次全面的整理,心裡不免有許有多感慨。

  這是第三次整理這些不起眼的照片了,第一次是在一九八一年大學四年級的時候,快畢業了,無所是事,就把手邊的照片、信函全部歸檔整理,部分具有特殊意義的照片還寫了簡單的札記,猶似回顧此生,大有告別年少歲月的意味。第二次整理照片是一九八三年退伍的暑假,因為準備念研究所,乘著學校還沒有開學,居家賦閒,除了偶爾執筆屬文,寫幾篇無關痛癢的東西,以及每日例行的閱讀之外,實在也沒什麼不得了的大事,於是又把信札、照片重新清理了一次,有些照片時過境遷,加上物是人非,整理時多有感觸。俗話說「三搬當一燒」,從家裡到赴笈異地,服役外島,手邊的信札、照片,搬一回丟一些,其實所剩無幾,於是更敝帚自珍起來。加上昔日夭折的戀情,儷影雙雙的照片,經過幾任女友的摧殘,真是所剩無幾,頗有急景凋年之慨。其實說來可憐,熱戀時海誓山盟,形影不離,留下的儷影當然可觀,那幾年只要有你就有伊,但當愛情消褪,另一人取而代之,連照片上的身影都要抹去的。胡適有詩云「山風吹散了窗紙上的松影,吹不散我心頭的人影」,美則美矣,真實人生卻不是那樣的,豈止心頭上的人影被吹散,連照片上的人影也留不住。

  女子一般善妒,正常女子少有不計較另一半舊帳的,前任女友照片遭殃乃天經地義,於是戀愛談得愈多,照片拍得愈多,也撕得愈多。大凡談三次戀愛,年輕生命殆有一半空白,想來亦是可悲。其實女子在戀愛初期,泰半能保持風度,進入熱戀以後就渾然不是那麼回事了。最常發生的是後任女友撕前任女友的照片,隔任反倒不計較了,因為要計較也無從,前行者早已代為清理戰場。

  這次重理舊照,倒非關昔時儷影,因為該空白的早已是一片空空的白,十年尋常歲月,平平淡淡,只道是天涼好個秋,除了與家人的人影,與友人出遊的照片,日子過得水波不驚。正因為日子過得水波不驚,平日根本不留心照片的歸檔處理,一晃眼十幾年過去,零零散散的照片,有些甚至不知何年何月所拍,錯落顛倒,一塌糊塗,竟連生活亦模糊得可笑。

  一張張翻閱昔日身影,走過的歲月,平靜的日子卻也另有一種清明,彷彿人生就該是那樣的,從清瘦年少到腫漲的中年,好像也不得不承認自己老了,一個腰圍比十八歲時增加一倍的中年男子,懼怕面對相機,大概也是情有可原。從一張張如實顯影的照片,看著自己成長的痕跡,倒是感慨多於喜悅。日子好像也只能這樣了,尋常生活的柴米油鹽,惟見千帆過盡,卻是欲語還休。

  初秋時節,整理完舊照,卻有如釋重負之感,昔時身影已逝,不應回首,勇敢面對發福已久的身裁倒是真的。

                              1995/10/20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