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44. 流行、傳統與創新


  前些時候冬茶上市,下了課信步到我熟悉的一家茶行買茶,茶行主人一見我就說沒有我要的茶。在這家茶行買茶已近二十年,主人對我的口味當然熟悉,說沒有我要的茶當然就是沒有。這幾年買茶常遇到這類情形,人才剛走進茶行,主人就說沒有合我口味的茶,我懷疑是不是自己有點太挑剔了些?

  事實上是茶的風味改變了,我卻固守原來的傳統;木柵鐵觀音是臺灣茶種中尚比較能夠保留傳統的,現在連木柵鐵觀音都向流行靠近,我擔心也許有一天我真的買不到傳統鐵觀音了。一九八○年代以後,凍頂烏龍茶大行其道,茶中君子投其所好,一時間各式烏龍茶紛紛出籠,臺茶成了一統江湖的口味,加上春、冬茶賽的評審亦以烏龍口味為標準,使得各式茶種均向烏龍靠齊,而失去原有的特色。經過茶中君子二十年的相互影響,加上茶專家的推波助瀾,臺茶口味漸趨一致,不同茶種間的特色漸次泯滅,使得像我這樣的愛茶者,不免有幾分失落之感。茶行主人告訴我過幾天會有我要的茶,那是特別為傳統鐵觀音愛好者而焙的茶,要我到時候再去試。

  離開茶行的時候,我想著這些年來在流行文化的氛圍下,我們委實很難中流砥砫;茶固如此,一般日常所見尤為嚴重。二○○一年歲末,與友人相約在臺北東區的一家咖啡館討論出書事宜,許久未到東區的我,看到大部分時尚女人腳上都穿著長統靴,不禁感慨良久。長統靴當然沒有什麼不好,只是當每個女人都穿上它們的時候,未免太過劃一,失去多元的美感。每年服裝界都會創造出一些議題,諸如該年流行的顏色,衣服款式,配件樣式,雅好流行的男女便隨著這些款式、顏色起舞,彷彿不那樣就會被嘲笑趕不上流行。其實趕不上流行又有什麼不好?穿出自己的風格,擁有自己的特色,可能比隨波逐流更有品味。當世界愈來愈小,當美國好萊塢電影襲捲世界,當哈利潑特嘲笑我們是「麻瓜」,我們還留下多少自己的特色?

  固守傳統或許無法面對世界,但隨著流行的節拍起舞恐亦未見高明。如何在傳統中創新,如何在不失去本有特色的情況下,創造新的文化,實為眼前當務之急。眾人之嘈嘈,不如一士之諤諤,努力創造出屬於自己的風格,或許比隨波逐流更有意義。

                              2002/01/08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