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46. 美就是心中有愛?


  當主辦單位宣布已經停止廿三年的中國小姐恢復選美時,反對聲浪乃隨之而起,而贊成者亦極力辯解,正反雙方各有其支持的理論基礎。筆者個人則是在一開始就贊成選美,理由很簡單:隨著台灣工商業的發展,選美本來就是一種商業行為的趨勢。何況天生麗質難自棄,讓美麗在舞台上展現,本來是天經地義的事。祇要有人辦選美,有人願意報名比賽,局外人實在不必呶呶不休。至於宣揚中華文化,促進外交關係之類的說詞,就不必說得如此冠冕堂皇了。當然,如果從民族自信心的觀點出發,看到中國小姐高挑的身材,與金髮閉眼的洋妞站在一塊兒,不免心理也覺得自己長高了起來,可以抬頭挺胸、昂首闊步一番了。雖然以西方標準為選美依據,不免予民族文化本位主義者一些攻勢的口實。但處此時代,面對當前的世界局勢,走上國際舞台似亦為一不可避免的趨勢;奧運,科技,社會結構,工商發展,又有哪一項不是以西方為標準?就此而言,選美既非唯一之個案,亦就不必強求了。

  可惜的是,最近舉辦的兩場選美——佳樂小姐與中國小姐,都各有落人口實之瑕疵;如參加佳樂小姐選拔的佳麗們表示前五名皆早已內定,且複選與決選的評審為同一批人,根本是先有成見;至於中國小姐(內含環球、國際、世界小姐三個名額),在相同的評審委員眼裡,同一人的同一項目,前後分數有如天壤之別,譬如胡翡翠與張淑娟的成績,在決選與總選時的分數差距達九十幾分,令人不禁懷疑這些評審委員的眼光是否有問題?而選美的標準又在那裡?

  然而,中國小姐與佳樂小姐的國內選美活動結束之後,本已塵埃落定,雖然幾家歡樂幾家愁,這也是無可避免的,既是競賽當然就有勝負,非特選美為然。下一步是如何在國際佳樂小姐與環球小姐的選美中拔得頭籌,以展現中國小姐的風采。而意外的是,正當國際佳樂小姐與環球小姐的主辦單位正如火如荼展開籌備工作時,四月廿四日報載中國小姐的主辦單位於廿三日舉行晚會以籌募慈善基金,卅一位入圍佳麗有廿五位參加這項慈善晚會,與工商人士共進晚餐,晚餐後則是聯誼舞會。這些衣冠楚楚的工商界人士,花一萬元代價便可以一親中國小姐佳麗芳澤的機會,令人不禁唏噓。更令人訝異的是這場慈善晚會席開五十桌,每桌十二人,亦即有五、六百位工商人士參與這場盛會,可謂猗歟盛哉!雖然此項晚會以慈善為名籌募基金,但其用途則未見公布,如果不追蹤其基金款項之去向,不面又予人分贓之口實。而這工商界人士,是否沒有中國小姐共進晚餐與共舞,就不慈善,就不捐款了呢?又且,如果這項慈善晚會是讓入圍者自願參加,則尚無可厚非,如果是強迫參加,恐怕又落人口實了。事實上,慈善晚會沒有什麼不好,我們不是年年有各類不同項目的慈善募款嗎?祇要款項去向清楚,也沒什麼不可以,端看用途如何耳!至於吃飯跳舞,也是正常的社交,但如果淪為募款手段,而帶有集體性質,就令人慨嘆主辦單位之居心叵測了。

  中國小姐選美是正當的商業活動,如果我們以平常心來看待,則選美固與民族文化本位無關,亦非攸關國是,更與促進外交關係扯不上邊,僅止於是工商社會的一場熱鬧喧騰而已!衛道之士故不必扛起民族文化的巨盾,主辦者業無須打起促進外交關係的大旗,用正常的心態看待即可,畢竟這只是一種商業活動,不必戴這麼多的帽子。但主辦單位之能公平其事,不以卑微心態對待這些千挑萬選始脫穎而出的中國小姐,則是所企盼。

  廿三年來,選美活動的恢復得來不易,希望類此的活動能在正常軌道上運作,而達到選美的最初立意,加以選美為手段,逞其保暖淫慾之思,則其心可誅。主辦單位可不慎與?

                           原載《新生副刊》 1988/05/09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