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48. 迴旋夢的怪胎


  藝術與色情一直是扯不清的話題,台灣藝術界近十年來為畫分期間的界線,起碼就有過十次以上爭議,藝術工作者有一套看法;牛肉場又有一套看法;衛道之士有一套觀點,前衛人士又有一套主張,言人人殊,莫衷一是。

  當證券交易所的稅的風波剛剛過去,台灣「小白菜」的旋風隨即吹起,也許這個時代真是太需要刺激了。

  人體模特兒許曉丹在總統府前寬衣解帶,為這個喧鬧忙碌的城市又掀起了一陣漣漪。報紙、電視、雜誌等傳播媒體大肆討論、追綜、探索,以為是石破天驚之事。每當此類消息升高人們的熱度,總有那好事者推波助瀾,反正狗咬人上不了新聞,人咬狗才是新聞。而剛好這位台灣第一位學士人體模特兒與筆者有同窗之誼,自從六年前第一次許曉丹在傳播媒體露面之後,友朋間時以此相詢。本來這類事情供茶餘飯後之談助亦無不可,但當新聞媒體一再以此事大作文章時,筆者也不免有話要說。

  本名許麗華的人體模特兒許曉丹,一九八二年六月畢業於東海大學歷史系,同年九月返回雲林鄉間的國中教書,旋即因與校長的感情問題離開。接著許曉丹開始在臺中一私人畫室任人體模特兒。一九八三年春天,中國時報記者鄭寶娟的一篇訪問報導,使得這位人體模特兒引起注意,畫家張杰與謝孝德於是發出要與許曉丹約會的邀請。報導中許曉丹宣稱西方文藝復興意在發現人體之美,而文藝復興時代的繪畫、雕塑即以人體為主要素材。有趣的是,許曉丹每每發言,都不忘以歷史系學士的角度放言高論,把我們的記者先生小姐唬得一楞一楞的。事實上,西方的文藝復興(Renaissence)所要發現的是人文思想,屬於「人文」精神的再生( 也就是希臘精神的再生),而不是「人體」的再生。這種差之毫釐,謬以千里的差別,似乎並未引起相關的詰難,反而讓許曉丹一派胡言亂語弄混了。

  也許報導的撰稿人亦知許曉丹鬼扯,但為掀起新聞波濤而姑妄言之,姑妄信之罷!

  隨後,許曉丹由人體模特兒而一變為畫家,甚至跑到紐約蘇荷區去流浪,和一些蘇荷區的畫家們「探索」藝術的奧秘。據說藝術創作有時是需要用性關係才孕育得出來的。當許曉丹在香港的一家成人雜誌上公布這件事情的時候,蘇荷區七位畫家的名字赫然在列,使得紐約區買不到這本雜誌, 因為一上市就被這七位畫家搜羅殆盡。

  許曉丹在紐約流浪年餘之後回到臺灣,忽而化身為服裝設計師,開起服裝設計展來了。

  人體模特兒, 繪畫和服裝設計的三位一體,使許曉丹頭上的光環又多了一圈。偶爾在報導媒體刊幾張照片,放言高論一番,但並未引起廣泛的注意。直到這次在總統府前寬衣解帶,方才引起廣大的爭議,報紙大篇幅的報導,電視製作熱門話題,把寬衣解帶之事提高到藝術與色情的爭議,各路人馬堅持己見,彷彿臺灣藝術界正開展一個新的紀元。

  試究其實,一場迴旋夢的鬧劇,又何需如此大驚小怪?

  不知道藝術界人士怎麼想,就筆者所認識的許曉丹,其素描基礎是不合格的,而報導中所刊出許曉丹的畫作,在人體比例上根本大有問題,僭稱畫家恐怕不免是自欺欺人。如果說現代藝術已經不需要素描基礎,那麼國內美術系統通通可以關門大吉了。一個沒有素描基礎的畫家,不知道是哪門子的畫家?其次,有關這次引起軒然大波的「迴旋夢舞的女人」,最後那一分鐘的裸舞,有或沒有,是不是真的那麼重要?說得更直接一點,許曉丹實在是沒有什麼舞蹈基礎的。一個路都走不穩的小孩怎麼跑得快呢?一個沒有舞蹈基礎的人,又有什麼藝術的創作可以在舞台上展現?就像一位在牛肉場演出的女歌手所說:一齊到牛肉場來,還不知道誰有看頭呢!

  就說人體模特兒罷!許曉丹身高一五五——一五七之間,身材屬於人矮腿短型,以人體模特兒的標準而言,條件實在不怎麼好。而之所以引起廣大爭議,還是在於「大學畢業的人體模特兒」、「裸舞」、「放言高論」這幾項新聞媒體有興趣的角度。反正新聞媒體就是要沒事找事,否則就沒有報導可寫了。

  一個身裁不起眼的人體模特兒,缺乏素描基礎,而博得「畫家」、「模特兒」、「舞蹈家」的頭銜,這真是台灣才會出現的「怪胎」。

  怎麼樣的社會就會有什麼樣的事件,像迴旋夢這樣的「怪胎」,居然能夠引起傳播媒體的連環出擊,我們的社會出了什麼樣的病症,就不言可喻了。而當許曉丹信誓旦旦的說:「如果不能裸舞演出,就要為藝術選擇一場轟轟烈烈的自殺。」,彷彿壯士斷腕般的壯烈。

  在最後一場「迴旋夢的女人」的結尾,許曉丹終於做了全裸的演出。報上說,臺中市警方將全案依刑法第二百三十五條「以他法供人觀賞」的罪嫌移送法辦。許曉丹則聲稱,她是不得已才以全裸演出表示抗議,抗議的對象是多日來不斷「壓迫」她及製作人的市立文化中心。她們也要尋求律師的協助,將她們遭到不公平的待遇尋求法律途徑解決……。

  對於許曉丹這個迴旋夢的「怪胎」,我們何妨拭目以待,靜觀其變。反正太陽底下無新事,四時行焉,萬物生焉,迴旋夢很快就會消失的。

                            原載《新生副刊》 19881130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