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49. 國際書碼之必要


  近一、兩年來,台灣重返國際舞台的呼聲日益高張,體育、文化、經濟各方面,不論理論層次或實際行動,都有了良好的開始。而身為文化思想的尖兵——智慧財產,更是要走向國際舞台的時候了。

  長久以來,台灣文化出版界一直處在各立山頭的情況下,各行其是,如一盤散沙,因而,出版事業也在一種紊亂、缺乏管裡的局面下發展。雖然表面上看起來琳瑯滿目,美不勝收,實際是卻是很不上軌道的。從文星的大英百科全書盜印風波,到一九八七年的中美智慧財產權談判,以及丹青與中華的大英百科全書之戰,處處顯露了出版界的不能堅守立場,以及缺乏規則可尋。自從一九八七年十一月九日行政院新聞局通過決議,發布「申請出版淪陷區出版品審查要點」,開啟了台海兩岸文化出版之交流;處此海峽兩岸出版品與重返國際股舞的呼聲中,出版業者更要謹慎將事,結合力量,開拓出一條可行的道路來。

  由於在過去,台灣出版業者不太重視版權事宜,因而造成了出版品無法進軍國際舞台的局面,甚而不願加國際版權組織。這對當時而言,確實有其階段性的意義。但現在局面不同了,我們不能在固步自封;四十年的政經發展,台灣已經創造了東亞的經濟奇蹟,亦躋身入亞洲四小龍的行列。但在文化出版方面,我們是否也有同樣的成績呢?

  這幾年的文化出版如日升之星,每年的出版品種類不可謂少,二千家雜誌與五千家出版社,在書籍與雜誌的跑道上競賽,真是欹歟乎盛哉。可惜的是,大部分的出版社各行其是,有些以品質為標榜,有些以市場為依據,卻看不到有甚麼規則可循。一本書的叫好或叫座,品級高低,很難捉摸得住。至於進軍國際市場則是近兩年來的事,倫敦書展、柏林書展,以及在日本、香港舉行的書展,我們或多或少的展出了出版品,但令人失望的是,由於缺乏結合,並且因為沒有國際書碼,使得國外的圖書館採購不易,頗造成了一些損失。於是,在一九八六年的二月,國內的出版業者開始有了加入國際舞台的呼聲,第一部就是申請國際書碼(I.S.B.M);幸運的是,在向國際版權協會申請中華民國台灣的地區總碼時獲得通過,於是我們可以擁有屬於自己的國際書碼了,這對出版業者而言,實是一大福音。而在一九八六年二月召開的國際書碼座談會,與會者興致勃勃地討論國際書碼之必要。可惜雷聲大雨點小,在那次座談會之後,國際書碼之實施又無疾而終了。

  自一九八七年海峽兩岸之往來越頻繁以後,中共政權也體會到了國際書碼的重要性,因而向國際版權協會總會抗議,要求撤銷中華民國台灣地區的總號,而改以隸屬中國大陸的地區分號取代,其意謂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不能割裂。此項抗議未為國際版權協會所接受,仍然保留了中華民國台灣的總號,這在國際舞台上可說是一次漂亮的勝利。但當今中央圖書館王振鵠館長參加國際版權協會年會,被徵詢及是否台灣已開始實施國際書碼時,王館長答以尚未實施,貽笑國際舞台,令人氣結。處在這種內外交蒸的版權時代,智慧財產權的日益受到重視,從中美智慧財產權談到(目前的重心是保留翻譯權與否)到開放淪陷區出版品,台灣文化出版界確實是到了必須面對此一問題的時刻了。

  事實上,出版品(尤其是叢書)打上國際書碼是必要的,一方面是有利於走上國際舞台,另一方面則對書店門市與圖書館之編目有大利。由於目前國內的出版業者尚未編上國際書碼,而有些出版社則用中央圖書館的「央館卡」號碼(如正中書局、商務印書館、聯經出版公司等),因此,書店門市往往在接到一批新書後,必須有專人編目,輸入電腦;於是,金石堂有金石堂的編號,光統有光統的編號,永漢書局、九大文化廣場都各有其獨立的編號,無形中造成了人力、物力資源的浪費。如果我們的出版品都具備了國際書碼與央館卡編號,那麼,書店門市不論採用國際書碼或央館卡編號,都可以輕易的點書、補書、上架,無形中省卻了許多的人力,以及經費、物力的支出,用通俗的話來說就是「淨所得」更多。而在圖書館方面,如每一本書都有國際書碼及央館卡編號,那麼,在書籍抵達之時可以隨即編目上架(因為不必重新編目,直接用央館卡或國際書碼之編號即可),這樣一來,圖書館員便可以將力氣用到較佳之服務品質,而不再為編目煩瑣。更重要的是,如果國際書碼和央館卡編號確立了,在實施圖書館電腦連線作業時,可以省卻許多麻煩。借書時只要查到書目卡,將央館卡編號(或國際書碼)輸入,即知那個圖書館有這本書,豈非方便許多?而不必如目前之必須將書名、作者轉換為各圖書館的不同編號,再輸入電腦查詢,其繁瑣與簡易,誠不可以道里計。

  處在時代的轉捩點上,台灣亟迄於重返國際舞台;海峽兩岸的交通日益頻繁。台灣逢此關鍵時刻,國際書碼只是其中小小的一環,卻亦不可忽視。希望國內的出版業者善體此新舊交替之轉捩,多所用心,而國際書碼之必要,此其時矣!

                           原載《新生副刊》 1988/06/13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