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51. 民意公器與新聞道德


  九月廿四日上午十一點,新上任的財政部長郭婉容宣布恢復課徵證券交易所得稅,使得當日股市自十一點以後忽然告急,指數滑落。所幸,前些時日股市的買氣旺盛,證券行人氣亦旺盛,新政策的宣布又選對時機,指數乃勉強維持住。但中秋節以後,九月廿九日一開市,股市呈現一片賣壓沈重之象,有些投資者宣稱將拒絕交割,更有人走向街頭抗議,使得鐵娘子郭婉容承受各方壓力,而於十月四日宣布將證交稅率由原來的千分之三降為千分之一點五;對於股票持有人的所得稅起徵標準,也由最初擬定的三百萬買賣金額提高為一千萬元。至此,新的「證券交易所得稅」進入往還折衝之溝通,細節問題也須進一步擬定作業方式。

  自九月廿四日郭婉容部長宣布恢復課徵證券交易所得稅,到九月廿九日股市開市以後一路長黑,指數直落三的局面,可以說是近半年來股票市場的一次大震撼。然而,身為納稅人的投資者,雖可以群情激憤,但實在沒有道理大張旗鼓,就像郭婉容在記者會中所說的:「全世界因為課徵證券交易所得稅而走上街頭的。祇有中華民國,是會被人當笑話看的。」但是,我們的投資人卻是真的走上了街頭,讓全世界的人看笑話。

  投資人走上街頭是一種情緒性的反應,而我們代表民意的立法院袞袞諸公,極力堅持要郭婉容部長到立法院接受質詢,為股市投資人的「民意」做說客,把股市長黑的責任推到郭婉容的頭上,甚至有人要郭婉容為此事引咎辭職。令人不解的是,立法院袞袞諸公所代表的民意究竟是哪一種民意?是既得利益者的民意?還是小老百姓的民意?而那些本身投資股票的股票立委,經營證券行的證券立委,在為自己爭取權益的時候,不知道會不會臉紅?於是民意代表在牽涉本身利益的時,是否應當迴避的問題,也端到台面上來了。身為選民的小老百姓,在面對這樣的立委諸公時,是否也有著投錯票的感覺呢?然而,我們的國會議員們仍然放言高論,視小民如草芥,不知道下次選舉時,小老百姓們是否會擦亮自己的眼睛? 由於這次恢復課徵證券交易所得稅的政策是在極機密的情況下進行的,祇有少數參與其事的高階人士知道,因此,神通廣大的大戶和無孔不入的記者們,事先均未獲得任何蛛絲馬跡,所以都被套牢了。當股市長黑滑落之際,自然口誅筆伐。新聞工作者向被視為社會的良知,在日本和美國且嚴格規定新聞記者禁止投資股票,避免上市公司與記者掛勾,進而炒作股票。去年日本一家報紙的總編輯即因由上市公司配購股票事發而引咎辭職。反觀國內的記者們,投入股市者有之,投身政治者有之,如何堅守新聞道德?如何做社會的良心?

  有一位跑經濟新聞的記者前些時候辭職了,事後消息傳出這位記者投入股市,半年之內賺了四億多元,區區報社的薪水當然看不在眼裡了。然而,賺錢各憑本事,我們無須過度指責這位記者的投資行為。令人憂心的是,這個消息傳出之後,新聞界的朋友們羨慕者有之,贊賞者有之,就是沒有人提出針貶之見,寧不可怪?在口口聲聲撰文呼籲新聞自由的同時,記者們的新聞道德哪裡去了?在涉及本身利益的時候,道德情操之自律早已消失,我們又將如何尋求客觀、公正的新聞報導?

  雙十前後,股市的投資人一再聚集立法院前抗議,希望藉由示威的手段達到降低、延期或分離課稅之目的。雖然截至目前為止,新證券交易所得稅尚未最後定案,但在此折衝過程中,我們深切盼望立法院的袞袞諸公不要祇代表少數「民意」,新聞記者們也要拿出新聞道德與良知,讓此一政策得以在公平、公正,而且不影響股市發展的前提下,能妥善溝通,解決證交稅的問題。尤其應避免情緒反應,以及為一己之利益而假藉公意的行徑,庶幾為經濟發展開創出新的遠景。

  在此同時,我們也為郭婉容部長的擔當與決心喝采,希望我們的政務官都能向郭婉容這樣,勇敢地邁出新政策的第一步。

                           原載《新生副刊》 1988/10/17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