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55. 行道難


  台北市的交通,沉痾已久,歷經三任市長而尚未有解決之道。李白詩有云:蜀道難,難於上青天。今日台北市的交通,恐甚尤難於蜀道。

  歷來指責台北市交通紊亂,無非兩大問題,其一,台北市人多車多,道路不敷使用;其二,民眾不遵守交通規則。這個說法固然指出了台北市交通紊亂的要害,但真正的七寸,還在於停車場的問題。事實上,台北市的人多車多已非一日,而且,人口成長和車輛的與日遽增殆難改變,從這方面著手雖有立即之效,長久看來,其實是無濟於事的。其次,民眾不遵守交通規則,這是教育的問題,祇要稍加留意,或責以重罰,則問題可迎刃而解。自九月一日起,台北市長吳伯雄大力整頓交通,施行首日即取締四千餘件違規,使駕駛人聞之色變,台北市交通亦頓時流暢起來,雖然有人以「新官上任三把火」形容此次交通整頓,但筆者相信吳市長的決心,是真的有誠意將台北市的交通撤徹底解決。事實上,吳市長擔任台北市政,所要解決的問題一籮筐,交通、違建、捷運、垃圾、環境污染,在在需均有大魄力、大決心。

  捷運系統談之有年,最近工程終於評估發包,期於明年底能完工,解決交通瓶頸問題。而土地之徵收。尤有待決心與魄力,不能幾戶居民鬧一鬧就繞道,改變設計。有時公權力是要靠強制來執行的。就如近日雷厲風行的整頓交通,執法者、受罰者都要有共識;以取締前三日的績效來看,真是成果輝煌。但取締的件數,並不表示台北市交通的改善程度。試想,為什麼會有這許多違規事件?是否交通號誌有問題?是否道路設計不當?譬如忠孝東路七段,一條筆直的三線道,車速限制為五十公里(和仁愛路二段的最高速限相同)駕駛人稍不留意,超速照相與紅單子即臨空飛來,許多任職於中央研究院的友人即頗為所苦。又如東區的忠孝、仁愛、信義路三條交通要道,某些十字路口禁止左轉,某些可以左轉,除非熟悉路況,否則實在不知所措。當光復南路、延吉街口可以左傳的時候,敦化南路、復興南路卻又禁止左轉。而某些道路忽爾是東向西的單行道,忽爾又改為西向東,駕駛人常莫之所宗。這些交通的硬體設備,其實是改善交通體紊亂現象的首要之務,否則徒然的取締,治了標,治不了本。

  事實上,台北市的交通問題,最嚴重的還是停車場。人多車多,停車占用道路,使原本即不敷使用的道路更形擁擠,解決之道惟將這些占用車道的車子拖走,使交通的血液暢通。試想,一條縱橫交錯的血脈處處是瘤塊,血液如何流通得起來。而我們這路便是這樣塞滿了數不清的瘤塊,如果不能解決停車問題,取締雖能收效於一時,根本解決之道猶在遙遠千里。試想,如果有足夠的停車空間,還有誰願意把車子停在路邊呢?

  但是,我們的停車場在哪裡?

  建國北路的高架橋下,新生北路的高架橋下,停滿了上班族的車輛。最近有人提議改為計時停車場,因為計次的收費太低,使停車位被「霸占」了。「罷占」也是說早上上班時把車子開進去,下班才開出來,一「占」就是一天。可是,如果改為計時,每小時二十元,一天一百六十元,一個月下來花掉薪水的四分之一,上班族如何能承受?因為大樓地下室有限的停車位是留給高級主管用的,愈基層的上班族愈輪不到停車位,所謂使用的代價,往往是下階層付出的。而我們的大樓,原來該是停車位的地下室,不是超級市場,就是地下酒家、餐廳、卡拉OK,不須民眾檢舉,管區警察也都知道。違規使用的建築比比皆是,沒有人檢舉,建管處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反正使用執照已經發下去了,又何須多事種芭蕉?最近,停車場的興建如曙光初現,市政府願提撥二十億經費鼓勵民間企業建停車場,本自以為這樣一來可以解決台北市的停車問題,卻又因不能申請商用執照,使得企業經營者興趣缺缺。於是停車場的興建又懸盪空中樓閣了。事實上,如果停車問題不能解決,取締雖能收一時之效,終非根本解決之道,對駕駛人的懲處亦不過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距離所謂的「整頓交通」,尚差十萬八千里。

  治沉痾需用三年之艾,台北市的交通問題早已是陳年老病,雷厲風行的取締,固可收一時之效,根本問題的解決還是在於捷運系統早日完工,停車場早日興建,以及將違規使用的地下室回復為原始設計之停車場。至於新建築管理法則要視建築的使用人數,訂出一定標準的停車場空間。當停放在路邊的違規車輛擺進停車場,台北市的交通就可以血脈流暢了。雖然這是一個極不易解決的問題,但既然要從根救起,實非此不為功,相信主政者對此一問題的思考,定有長遠之計。惟期三年之內,台北市的交通問題能有根本解決之道,讓生活在這城市的人們,在暢通的血脈中流轉,而不再大嘆「行道難」之苦。

                           原載《新生副刊》 1988/10/20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