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57. 兩岸掮客


  一九八七年十月十五日行政院第二○五三次院會議通過決議,自該年十一月二日起,允許國人赴大陸探親。而在該年十一月九日新聞局依據行政院七十六外字號第二五七六○號函核定,發布「申請出版淪陷區出版品審查要點」,開放台灣地區的出版社刊行大陸出版品之申請。

  這份淪陷區出版品審查要點計十四項,其中比較重要的是第五、六與第十二項。為說明方便,茲將此三項條文引述於後:

  第五項:本國自由地區出版業於申請出版淪陷區出版品前,應與自由國家或地區之獲得著作權人或製版權人授權出版之人,簽訂授權契約。前項著作權人或製版權人,限非中共機構及其人員;授權契約應經自由國家或地區(包括本國自由地區)公證人公證,並經我國官方機構驗證。

  第六項:無著作權或著作權、製版權期間屆滿之淪陷區出版品,應提出足資證明之文件,免繳授權契約。

  第十二項:本要點實施前,出版業在本國自由地區出版之淪陷區出版品,如未補辦送審手續,以後喪失申請出版淪陷區出版品之資格。如因事實困難,一時無法取得出版授權,應敘明事實,經行政院新聞局核准後,暫就未售完部份繼續銷售,但不得繼續印製。如有擅自印製者,省市政府得依法扣押之。

  開放大陸探親與淪陷區出本品審查要點公布以後,有兩類人磨刀霍霍,急欲一試身手。一類當然是旅遊業者,由於四十年的隔離,使得國人對大陸懷有神秘的嚮往,旅遊者逢此時機,自是全力以赴,廣為招徠。而伴隨旅遊業者大發利市的則是探親旅遊手冊的出版者,以及印行大陸風光的出版社。而自去年底迄今年初,各類旅遊手冊,大陸風光圖冊,真是琳瑯滿目,美不勝收。另一類蠢蠢與欲動的則是兩岸掮客,這類人包括從事轉口貿易者以及大陸出版品的代理人。轉口貿易之事若隱若現,似有還無,很難找出其往來交易的蛛絲馬跡。但淪陷區出版品就不同了,白紙黑字,賴也賴不掉。

  事實上,開放大陸出版品以前,台灣的出本業者早已進行其事,雖然不敢明目張膽,但熟悉行情者都知道那裡可以賣得到這些出版品。尤其在「淪陷區出版品審查要點」公布之際,更有許多出版社大張旗鼓,紛紛宣稱已獲授權,公開印行大陸出版品,其間的奧秘就非局外人所能知了。就筆者所瞭解的範圍,去年最轟動的事件殆屬《天下雜誌》出版方勵之的《我們正在寫歷史》一書。據《天下》負責人高希均的說法,《天下》確實獲得第三者的中介而取得授權,但方勵之本人則矢口否認其事。此事件令新聞界撲朔迷離,新聞局大感頭痛,高希均又宣稱為保護第三者權益,堅持不肯透露這「第三者」的名字、身份,尤使人莫衷其是。此外,新地、希代、林白等出版社也宣稱獲得授權,出版數本至十數本不等的大陸作家之作品,其實情如何,不得而知。但看到許多大陸出版品在台灣印行,可想而知的是兩岸掮客大有其人。筆者側身文化出版界雖未久,但處此大陸出版品開放之際,亦多少有所接觸,試舉一、二例以說明之。

  在「淪陷區出版品審查要點」尚未公布的兩年前,有一位知名的海外作家兼學者,蒐集勒徐志摩詩文補遺的補遺,預備在此間的一家書店出版;而適於同時,一位居處香港的學者兼作家也蒐集了一批徐志摩的詩文,投寄此間的一本文學雜誌;其時雙方均不知情,結果是雜誌先出,造成書店不便再出版的局面。前位作家兼學者於是打電話到雜誌社破口大罵,為後者不守「遊戲規則」云云,鬧得雙方不歡而散,從此不能見面。

  另一個例子是在「淪陷區出版品審查要點」公布之際,有位頗負盛名的海外學者寄了一本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最新著作之中譯本到此間一家出版社,要求三千美金的費用。該出版社負責人要求取得譯者的授權書(因此書乃大陸學者所譯,亦在大陸出版),該學者以為出版社負責人不給面子(拿別人翻譯的東西來要錢,不知有何面子可言),憑其知名度拿三千美金已是降格以求;出版社負責人退而求其次,要求譯者之名掛該學者,或至少掛主編之名,該學者怒而求去,改送另出版社印行。數月之後,筆者看到此書在市面上流通,但令人訝異的是封面上不見譯者之名,版權頁亦無主編者或譯者之名。在此事件中,筆者所不能瞭解的是:該學者所要求的三千美金,究竟是翻譯費?掮客費?還是憑知名度伸手要錢?

  上述的兩個例子只是滄海之一粟,在開放大陸探親與淪陷區出版品的此時,不知有多少類似的事件發生。而各報紙、雜誌、出版社,當然也有川流不息的兩岸掮客穿梭往來,就出版業與文化傳播媒體而言,有人提供更多的資訊、消息,自是好事,可以省卻許多搜尋、摸索的時間;但另一方面也要考量這些兩岸掮客的信用問題。而往來於兩岸之間的學者、作家、文化人,在從事掮客中介之時,更要拿出誠意,以認真、踏實、負責的態度溝通雙方,切莫使自己不易得的令名毀於一旦。

                            原載《新生副刊》1988/03/14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