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69. 現代婚姻的古典情懷


  前些時候,一位相交多年的友人結婚了。這位友人自學生時代即屬於前衛族群,自來主張戀愛而不結婚,旅行而不置產,一副現代青年的模樣。然而,經過十年滄桑,這位朋友還是攜著新娘子的手走向地毯彼端了。

  結婚當日,忝為總角至交,當然要去幫點忙、招待、擋酒、經理一些雜務。新郎新娘送客之後,我們這群哥兒們決定到小蜜房鬧鬧。

  新郎新娘返回新居,換上運動鞋牛仔褲,也趕到小蜜房來,同哥兒們一塊玩鬧。大夥兒酒醉飯飽之餘,不免大聲唱歌,彼此促狹一番。新娘子也屬新潮派的一型,對婚姻同新郎一樣,主張彼此獨立,享受情愛的浪漫而不願受束縛,擁有溫柔的天地而能獨立自主,所以兩人纔能一拍即合。

  也許對許多這一代的年輕朋友都是這樣的罷!既要魚又要熊掌,最好還有人端到面前。我開玩笑地對新娘子說:「阿ㄇㄟ,明天早晨你發覺要替阿水洗內褲的時候就知道了。」惹得與座哄然大笑。我轉身對新郎倌說:「你也不用高興,明天早上起來,妳會發現睡在旁邊的是一個蓬頭垢面,姿態醜陋的陌生女人,可不要尖聲大叫。」

  新郎倌訕訕笑著,新娘子欲嗔還羞,明天,無窮無盡的明天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說女人是男人身上的一根肋骨做成的,固已不合時宜,家父舊式的婚姻型態,大男人沙文主義的想法,當然也早已被潮流所淹沒。但是,真正的新式婚姻又是如何?女性主義的抬頭,不做飯、不生小孩的婚前約定,又有多少新義?也許在這個諸種思想排山倒海而來的時代,不免也有使不上勁的地方。

  也許對大部分人而言,結婚真是愛情的墳墓,但又何嘗不可以是愛情的開端?一個現代女性當然要有獨立自主的能力(不僅僅是主張,而是要具備相等量的條件),自己有謀生能力,不依附丈夫,對食物、衣著有自己的品味,會開車,不必到哪兒都要人送;有獨立的思考能力,能獨當一面,在男人叢中依然能衝鋒陷陣,但回復女人身分時又能溫柔體貼,會做飯(雖然不一定要每天做飯),能將襯衫替先生燙得畢挺(雖然不必每天替先生燙衣服),這纔是真正具備舊情懷的現代女性。

  事實上,如果一個女性主義者處處與男人爭強爭勝,卻無處理家務的能力,那麼,身為女人是不合格的。縱使具備再強的工作能力,又如何為人妻、為人母?所以,今日的女性主義並非僅僅止於男女平等(甚或對立),而是要具備傳統與現代的雙重特質。上帝造人,既於男女之別各有其分,自當遵守一定的遊戲規則。雖然過度壓抑女性的傳統思想殆已不合時宜,太過前衛的女性主義者似也不必極力提倡,說穿了就是今日的女性角色要有比男性更具堅忍力,更具備工作能力與兼顧家庭,否則上帝創造一性即可,又何必創造兩性呢?

  處在今日女權高張的時代,婦女走出廚房已經不是問題(從職業婦女的人數比例可見一斑),問題是走出廚房之後如何走回去?以現代人的標準而言,職業婦女能夠堅固家庭纔是真正值得喝采的。一對在街燈下擁吻的情侶,可能不若從菜市場走出的夫妻長久,美麗浪漫固人生之一面,彼此關心體貼更是婚姻維繫之道。獨立自主是現代婚姻夫妻間的彼此尊重,相互扶持更是現代婚姻的古典情懷。凡事過猶不及均非中庸之道,而夫妻相處最需要的就是溝通與和諧,這是和前衛不前衛沒有關係的,但卻是牽手走遠路的基本條件。在追求現代婚姻的過程中,有時候保守一些古典情懷也是必須的罷!

                           原載《新生副刊》 1988/11/21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