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7. 咖啡店與下午茶


  台北東區的咖啡店,是上班族喝下午茶的地方,特別是創意工作者,常常帶了筆記本或設計本到這裡來,構思企畫案或寫點東西,形成一種特殊的人文景觀。

  其實到咖啡店喝下午茶亦屬尋常之事,不想待在辦公室的上班族,在了公事到咖啡店裡坐坐,說是躲個懶也好,說是換個環境也好,總也是工作之餘的小小調劑,可以稍釋身心的緊張度,未嘗不是好事。

  如果說下午茶代表一種文化,台灣的下午茶文化其實是比較特別的。在東區的咖啡店,一家家裝潢講究,消費當然也就不便宜了。而做為指標之一的下午茶,有時也不免成為少數族群的特殊雅好,倒是有點可惜。如果能以平常心喝下午茶,真正體會一下午後的閒情雅致,或也別有一番風情。我自己就是一個下午茶的愛好者,祇不過我工作的地方在校園,距離東區亦遠,就祇好自己給自己泡下午茶了。

  我的研究室裡有各式各樣的茶,各式各樣的茶具,從英國佬愛喝的花茶,到台灣茶主流的綠茶,甚至大陸茶的普洱,大吉嶺的紅茶,都僅存少許,然後看心情喝不同的茶。茶不同,茶具當然有異,所以我的茶具也是小大由之,瓷壼、陶壼、宜興壺、鶯歌壺、日本壺,從十人喝的大壼到獨飲的一杯小壼,各有勝貌。有人說喝茶代表個性,一個事事小心拘謹的人可能獨鍾一味,一個大而化之的人則是有茶就好,我大概是屬於後者。祇要把茶倒進裝茶葉的容器裡,泡出來的湯汁就符合條件了,哪管什麼紅茶綠茶。雖然不至於把大塊頭大吉嶺紅茶放進宜興紫砂一杯壼,但縱使這樣,似乎也沒有什麼不可以。

  學校附近當然也有喝茶的地方,而且有愈來愈多的趨勢,我想這也代表了另一種校園文化罷!三五同窗好友共歡相坐,泡一壺茶,天南地北聊些課業與生活上的瑣事,知識愛情或其他,倒也添增一點閒情雅趣。大學附近的茶館,青少年聚集的泡沫紅茶店,顯然是兩種不同的型態。泡沫紅茶店適合高聲談笑,代表青春生命的活力;茶館較適促膝長談,細說心情體悟。

  從東區上班族的下午茶,咖啡店裡的茶香與輕輕飄來的咖啡味,細瓷裡緩緩沈澱的人生;到校園附近茶館的歲月于邁,甚而泡沫紅茶店的歡聲笑語,都是生命裡的閒情。當不同的喝茶文化迭次交錯,豈不也正描繪了人生的不同階段。

                            1995年4月12日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