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74. 如得其情


  二十世紀末與二十一世紀初是人類史上的災難年代,忙著回顧「九二一」苦難兩周年的台灣,先是驚聞美國「九一一」爆炸事件,傷痛未已,「九一六」納莉颱風來襲,帶來新的災難,孔子說:「如得其情則哀矜而毋喜。」面對一連串的苦難,我們似乎已來不及感傷。

  美國立國兩百多年來,第一次本土遭受如此重大的攻擊,雖然一九四一年的珍珠港事件也可算受到攻擊,但在幾千里的海外,對美國人而言,畢竟沒有那麼切膚之痛,看過電影《珍珠港》的觀眾,恐怕對電影中三角戀情的興趣多於戰爭。這次恐怖主義對雙子星世貿大樓的攻擊,讓美國東岸的人民(特別是紐約人),真正感受到原來戰爭距離他們如此之近。熟悉美國歷史的人都知道,美國東西岸之間的差異非常大,西岸人比較具有拓荒精神,也保存了比較多的戰鬥意志,東岸人基本上比較高雅,典型的資本主義精神,在歷次重大援助海外的戰事中,洋基們總扮演了反戰的角色。直到這次恐怖分子的客機撞上雙子星大廈,洋基們才大夢初醒,原來戰爭就在身邊。

  所幸現在當家的美國總統小布希來自德州,一個後備軍人飛行員,一個具有美國西部牛仔精神的鄉下人,當我在電視上看到他發表宣戰演說時,對他的用字真是嘆為觀止。小布希說:「我們要用煙把敵人從洞穴裡薰出來,然後獵殺,我們絕不妥協。」我邊看電視邊想,小布希大概以為他在打獵,而飛行和打獵正好是他的最愛。小布希同時也引用了美國西部電影常用的「死亡或生擒活捉」(Dead or Life)。習慣使用優雅字眼的洋基們,不知道他們聽到小布希這種牛仔用語時有何感受,但我想大部分美國人會支持他吧!

  美國出兵阿富汗的行動正如火如荼,台灣的納莉驟然來襲,造成台北百年來的最大水患。從前每次颱風侵襲台北時,住在木柵的居民總是第一個受害,只要有颱風,木柵地區很少逃得過,這次也不例外,景美溪淹沒了兩岸的道路,學校山上停滿附近居民的避難車,電視新聞出現學校阿拉伯語文學系同事的訪問,一年兩淹,我的同事大概已欲哭無淚。但這次不同的是台北東區也淹水了,大雨來得太快,雨水下水道一時無法消化,把首善之區的敦化南路、忠孝東路變成汪洋,這裡是台北的菁華區,高級住宅和高消費的百貨公司林立,是台北的物質指標,在這次納莉的肆虐下亦無法幸免於難。

  對台北東區的商家和住民而言,這是第一次遭受水患的侵襲,因此當水淹起來時,心理上幾乎沒有任何的準備。在過去台灣其他地區遭遇天災時,身為天之驕子的台北東區住民不易有切身之感,而當水淹到家門口時,悲痛與憤怒之情難掩,一位居民在接受電視記者訪問時說:「以前鄉下地方淹水也就算了,現在連台北東區都淹水,政府真是無能。」彷彿別地區淹水就應該,台北東區就不可以。我在修車場處理我那部被水淹到的破車時,看到電視上的這個畫面,心裡的傷痛尤有甚於水災。

  天災與人禍是人間的悲劇,悲情的九月,如得其情,哀矜毋喜。且讓我們揮去九月的陰霾,迎向十月的陽光。

                        二○○一年九月廿二日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