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8. 台北居,大不易


    兩千年前孟子說:「無恆產者無恆心」,今日台灣無恆產者雖仍埋頭苦幹,孜孜矻矻,是否有一天,這些「無恆產者」也會失去了「恆心」呢?而這些薪水階級的上班族,正是創造台灣經濟奇蹟的幕後英雄。

  古人有云:「長安居,大不易。」今日台北猶古之長安,其居更是大為不易。

  自從去年房價飆升以後,在台北討生活的升斗小民,就祇能望屋興嘆了。雖然全世界的房價上漲速度均非薪水調升所能企及,但如台灣房價這般飆升者,亦不多見。以目前的房價而言,莫論都市生活圈的東區,即或內湖、南港、木柵地區的房價,也已是十萬元一坪,一間三十坪的公寓,索價在三百萬以上。以月入三萬的薪水階級而言(月入三萬元在台灣已經是中級的上班族了),必須苦苦工作一個月,不吃不喝才買得起一間「窩居」,實令升斗小民有前路茫茫之感。而房價的飆升,股價的上揚,宛然有通貨膨脹之勢,貧富差距拉大之後,上班族當然無心工作。有些辦公室甚至人人帶著耳機,收聽股市行情,即或警察人員的出勤也和股市息息相關,能不令人膽顫心驚?賈誼「論貴粟疏」云:「今法令抑商人,而商人已富貴矣!」股市與房地產投資越演越烈,有與無之間有如天淵。最嚴重的是,目前房地產買賣有三、四成以上是投資性的。而非自住購屋,仲介公司的炒作,企業財團的哄抬,都使房價節節高升,而政府猶自是束手無策。

  以經濟發展而言,股票市場和房地產投資,基本上都屬於非生產性的投機性投資。這種投資對整體經濟其實是有害而無益的。試想,國信股票一個漲停板,霖園集團即可坐收一千萬之利潤,有什麼生產事業可以達到?於是資金流入股市,使得生產線停滯成長,而無形中造成經濟倒退,其代價由誰來承擔?事實上,房地產的飆升,也付出了沈重的社會代價,獲利者永遠祇是少數人,社會大眾卻要承擔漲勢不止的經濟代價,豈是公平的?然而,我們仍然沒有一套可行的辦法可以拿出來。

  就目前房價飆升,股市上揚遽速的情況而言,政府所提出的辦法,必須對症下藥,否則徒託空言,到無可收拾時,大變勢將不免。以股市而言,既然獲利綦多,證券交易稅當然要提高,且須極力遏阻黑市交易之風。既然投資者獲巨利,社會成本自當由投資者承擔。而房地產的交易,對於第二棟、第三棟購屋,其貸款限制,其過戶稅率,當然要有新的方案。而非目前購置一棟自住的房屋最難,第二棟、第三棟房屋反而容易的局面。雖然自由經濟是資本主義社會所極力爭取的,但當自由經濟破壞國家整體經濟時,政府自當有一套可以制衡的方策,而非任其肆意發展。

  「台灣錢淹腳目」的俗諺流傳已久,近幾年更是要淹到膝蓋了,如何讓這些淹膝蓋的游資有適當投資管道,想是當前首要之務。就經濟學理論而言,生產事業可以增加社會財富,以目前台灣的經濟形態,游資充斥,投資管道少,使得資金流入股票市場與房屋市場,而這兩項投資就經濟發展來說,是不會增加財富及生產力的,解決之道最好是從生產事業著手。不論是政府投資大型建設發行公債,或者獎掖民間企業,都是可行之道。解決游資充斥的問題之後,投資有了管道,股市和房地產的飆風或可稍事緩和,而使台灣經濟向工業開發國家邁進。

  食衣住行是民生的四大基本要求,居住在城市的人們恐都以住行二事為懼罷!交通的紊亂,居住品質的污染,房價的飆升,在在都使人大歎「台北居,大不易」。忙碌的生活,無安居處所的上班族,茫茫然穿梭於城市的街道。兩千年前孟子說「無恆產者無恆心」,今日台灣無恆產者雖仍埋頭苦幹,孜孜矻矻,是否有一天,這些「無恆產者」也會失去了「恆心」呢?而這些薪水階級的上班族,正是創造台灣經濟奇蹟的幕後英雄。沒有掌聲,沒有喝采,這些默默耕耘的上班族——從坐辦公室的「假白領階級」(註),到生產線上的作業員,要到哪一天,才能享受到住者有其屋的福澤呢?

  千餘年前的盛唐,在國勢強盛,民生富庶的時代,猶有人歎「長安居,大不易」,今日台北這忙碌的城市,經濟的起飛,人口的成長,GMP的上揚,「台北居,大不易」豈是無可奈何之隱痛?惟盼民生主義的「住者有其屋」能夠趕快實現,此固升斗小民所馨香禱祝者,也是國家福利政策的落實。

註:  所謂「假白領階級」,指雖然坐在冷氣辦公室上班,收入卻還不入藍領階級的上班族而言。蓋「白領階級」的原始意義指上流社會人士,而「假的白領階級」及今日之薪水階級。

                           原載《新生副刊》 1988/10/03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