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4. 戀戀豐田


  如果你到花蓮旅行,不論是什麼季節,請你一定要到豐田來。當陽光斜斜照在花東縱谷的土地上,那方不起眼的“豐田”站牌,將引領你踏尋我成長的足跡。

  豐田是壽豐鄉最大腹地所在,位於石綿山下,距離壽豐約兩公里,是壽豐鄉東西最?、人口最多的火車站。你一定覺得奇怪,我為什麼說是火車站而不說是村,因為豐田並非村名,而是火車站的站名,日治時期的豐田驛;我們一般說的豐田係指豐田3村,包括豐山、豐裡與豐坪村。

  我想你對豐田地名的由來一定很感興趣。對了,你猜對了,就是豐田汽車的豐田,因為站名是日治時期取的,彼時有一個著名的移民村就叫豐田村,火車站名是豐田驛。

  日治時期有許多移民村,分布於臺灣各地,其中花蓮港廳有3個比較重要的移民村,即吉野、豐田和林田。吉野村在今日吉安鄉慶豐村,而吉安的舊名就叫吉野;林田村在今日兆豐農場南方約3公里處,今名大榮村;豐田移民村保存最完整的部分,在今日豐裡村,即碧蓮寺鳥居附近;但豐坪與豐山村的大平、山下移民聚落,仍依稀可見昔日風貌。我在政大歷史研究所的學妹張素玢博士,研究日治時期的臺灣移民村,指出豐田村是迄今保存得最完整的日本移民村之一。1990年代以後,在鄉土教學和文化之旅中,豐田移民村成為一個熱門的體驗點,倒是我始料所未及者。

  但花蓮人對村名並不經心,一般人有印象的還是豐田。如果有人問我住在哪裡?我說豐山村是沒有人知道的,要說豐田人家才曉得。有些事沒什麼道理,反正就是這樣,習慣了就好。

  我不想因為自己是豐田人就大肆說豐田的好話,但壽豐鄉的15個村落中,最廣為人知的可能還是壽豐和豐田。壽豐有名是因其為鄉治所在,豐田則是因為地大物博,特別因為石綿山是臺灣玉的產地,曾經在1970年代很風光過一陣子,今天你在花蓮市買到的臺灣玉即產於豐田石綿山;另外還有一種貓眼石,會因燈光的強弱而產生變化,算是名氣頗為響亮的一種臺灣寶石。不過在豐田我們卻叫它石綿骨,因為那是當年日本人採石綿賸下來的硬塊,後來才被發現居然是貓眼石。

  豐田這個充滿和風味的地名,日本移民村留下許多歷史的陳跡。居住在這裡的人們猶存純樸之風,你在街頭巷尾常會聽到村人們講著糯糯QQ的客家話。

  這裡所描述的豐田包括豐田3村(豐山、豐裡、豐坪)、壽豐村、共和村、樹湖村、溪口村和米棧村;位於在花東縱谷北段,北起荖溪,南迄知亞干溪,東至海岸山脈,西抵中央山脈,以壽豐鄉而言則屬南部8村(北部4村──池南、志學、平和、光榮,和海岸3村──鹽寮、月眉、水璉風景線,請參閱本書姊妹作《來去鯉魚尾》)。

  豐田位於知亞干溪出山口北側,南接溪口,北鄰壽豐。海岸山脈蜿蜒於東,花蓮溪傍山以行;石綿山雄峙於西,樹湖溪依勢而下;知亞干溪奔流於南,與鳳林鎮林榮村隔溪相望。東西寬約5公里,南北長約6公里,地勢由南向北緩慢傾斜。知亞干溪支流將豐田分割為數區,即日治時期的山下、中里、森本、大平聚落,戰後的豐山、豐裡、豐坪村。

  壽豐鄉的人口結構呈現4個族群平均分配的情形,豐田尤具代表性。在豐田3村中,靠近石綿山的豐山村,主要住民是閩南人;日治時期移民村中里聚落所在的豐裡村,主要住民是客家人;靠近知亞干溪河壩附近的豐坪村,主要住民是客家人;而豐山村雖然以閩南人為主,亦有部分住民為客家人,豐裡村和豐坪村,同樣也有閩南人;而3個村落中,除豐山村原住民人口較少,豐裡村和豐坪村均有以阿美族為主的原住民,在豐年祭尚未聯合舉辦前,除了豐山村之外,豐裡村和豐坪村均個別舉辦豐年祭。

  而在壽豐鄉15村中,僅志學和豐山2村未舉辦豐年祭,其餘各村均在8月舉行豐年祭,舊時稱“番仔過年”,當我這樣寫的時候絕無不敬之意,僅在說明舊時景況。至於外省人主要是到花蓮拓荒的老兵,在志學、豐山、樹湖和開發處均有農場,其中開發處的農場特別有名,因為當年徐進良拍攝他的碩土論文《劉必稼》,就是在開發處拍的(即現今豐之田風車與怡園附近)。我自己是豐山村人,隔著不到50公尺的圳溝就是豐裡村,而我是客家人,長在閩南庄,在上小學的路上會經過豐山村大同農場(村子裡的人稱兵寮),所以從牙牙學語開始,我就是客家、閩南、普通話交錯使用,加上南人北相,不知情者常以為我是外省人(甚至是北方人);而我的閩南語幾可亂真,不特別說明的話,很少人聽出我是客家人。不過可能也因為這樣,使得我的客家話並不道地,加上我是講少數語群的海陸腔客家話,和通行的四縣腔頗有差異,講起來話來真是南腔北調。

  這個極具特色的村落,走過日治時期,走過戰後的山風海雨;回首來時路,豐田移民村述說著歲月曾經留下的痕跡。

  來到豐田,你一定要到碧蓮寺看看;朝北的寺門,龍蟠樑柱,兩隻?犬踞寺而伏,傳達了此寺原為日本神社的信息;墀階外茄冬樹與榕樹交錯而植,林樹蓊鬱,穆穆幽遠;神社石燈矗立於朝山道旁,茄冬樹下,弦歌依舊,修竹茂林中,碧蓮寺巍巍聳立,香火綿延著生民永恆的虔敬。

  豐裡國小有許多老樹,老樹是豐裡國小最美麗的風景,有幾株更被列為國寶級的保育樹種,年歲近百,雄壯的羽翼,永遠是豐裡人最溫柔的懷抱。

  豐裡國小的對面是壽豐鄉文史館,這裡記錄了從日治時期移民村到今日豐田社區的發展;你可以坐在文史館戶外的涼亭,品嚐一杯香濃的咖啡,愐懷昔日的桑麻舊時情。

  豐田是臺灣玉的產地,1960-1970年代,石綿山即為礦區所在。而玉石加工中最多人做的是戒指面,此外,手環、胸針,鍊綴,亦為重要的玉石加工產品。如果你到豐田來,不妨帶一些臺灣玉回去,我建議你買胸針,碧綠的顏色別在胸口,一定會使你更美麗動人。

  來到怡園渡假村,你將看到從各地收養來的老樹,許多百年老樹圍上了紅布條,其中最老的一株莿桐樹已經兩百多歲,身邊環繞著16株依戀母親的兒女們;住在這裡,鳥聲就是早晨的Morning Call。

  米棧大橋述說了一個郵差的感人故事,颱風天送信到米棧的郵差已淪為波臣,永遠護衛著這條花蓮溪;車過米棧大橋,溪邊一片芒花蒼蒼,漫山遍野恣意生長著的五節芒,把溪邊點綴得蒼涼起來。

  撫今追昔,豐田正邁向社區總體規劃的之旅程,牛犁工作室設計了許多以豐田農漁產品為素材的文化手工藝產品。檳榔玩偶採用自然隨手可得的檳榔,運用巧思,以簡單的DIY製作成一個個可愛,造型獨特的檳榔玩偶。軟陶製作是利用各種顏色的土條,捏成一幅幅的美麗圖畫。拼布媽媽們用孩子們的畫作為拼布構圖,為孩子的童年留下一分記憶。如果你到豐田玩,請你走一趟牛犁工作室,和我們一塊兒來做手工藝DIY。




◎圖004-1 豐田包括豐田3村(豐山、豐裡、豐坪)、壽豐村、共和村、樹湖村、溪口村和米棧村;位於在花東縱谷北段,以壽豐鄉而言則屬南部8村。


圖004-2 豐田有豐富的歷史人文風景,宛如一部濃縮的臺灣史。 牛犁工作室/提供


◎圖004-4 豐田隔著知亞干溪與鳳林鎮遙遙相望,豐田圳從山腳穿鑿岩石引入知亞干溪水,灌溉豐田三村的農田。


◎圖004-5 海岸山脈蜿蜒於豐田之東。


◎圖004-6 石綿山是豐田西面的屏障,連接著中央山脈。


◎圖004-7 豐之田風車是豐田的新地標。


◎圖004-8 檳榔玩偶是牛犁工作室設計的文化手工藝產品,採用隨手可得的檳榔籽,運用巧思,以簡單的DIY製作成造型獨特的檳榔玩偶。 牛犁工作室/提供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