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1. 秋日拾樂


  秋日蕭索。

  聆聽David Oistrakh /Frida Bauer的Violin Sonata No. 1,沈鬱的詩情,是我年少的歌。

  David Oistrakh/ Frida Bauer的演奏真是美極了,特別因為Frida Bauer的演奏難覓,就更覺得珍貴,他們合作的Debussy和Prokofiev亦深邃動人。

  我喜愛的音樂的型類傾向阿波羅,雖然有時不免掉進Dionysus的耽溺裡。永遠不快樂的Brahms,帶給我生命真實的感受。

  對Brahms而言,從來沒有真正的快樂,縱使最陽剛的第三號交響曲仍是如此,至於第二號交響曲的第二樂章,就更撩動心底的弦,一路幽遠行去。他的Violin concerto亦然,第二樂章主奏小提琴出現時,有一種生命的悵然。

  貝多芬是學習的對象,我希望自己永遠有不屈的意志,雖然在性格上,我有時靠近Brahms。

  聽著Joseph Szigeti演奏的Brahms’s Violin concerto & violin sonata No. 2; 1928 & 1937的錄音;Joseph Szigeti這張唱片有高貴的人文氣息。雖然我一般常聽的是David Oistrakh /Sciatoslav Richter 的Brahms’s Violin No. 2.

  於是,在Szigeti的琴聲裡,敲打著〈白鮑溪的風景〉,那是我答應替水保局寫的一篇旅次札記。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