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10.Dvořák的波西米亞鄉愁


  一直耽溺於Dvořák的波西米亞鄉愁。

  每當《第九號交響曲.新世界》第二樂章的英國管悠然響起,我的心底就莫名地悸動著。

  那年小澤征爾率領VPO 在國家音樂廳演出,雖然第一樂章一開頭法國號就放砲,但進入第二樂章時,我仍被英國管吹奏的「念故鄉」主旋律深深感動。

  《第十二號四重奏.美國》第二樂章的慢板,如泣如訴的旋律線,時時在我心底徘徊。

  而最令我魂牽夢繫的,仍是Dvořák《G大調小提琴與鋼琴小奏鳴曲》,op.100。

  難得的一張唱片,捷克小提琴家、鋼琴家演奏捷克作曲家的作品,而且悉數為Dvořák 的小提琴與鋼琴作品。

  我一直覺得東歐音樂家演奏東歐作品,最能深入波西米亞的鄉愁,這張唱片帶給我的感覺就是這樣。

  依稀彷彿見到波西米亞的青青草原,動盪的歷史,流浪的民族,縷縷自音符傳來。



1952年出生的捷克斯洛伐克小提琴家Vaclav Hudecek,在1975年錄下這張這張Dvořák小提琴與鋼琴作品集唱片;鋼琴伴奏是其前輩Josef Hála,曲目為Dvořák: Sonatine, Ballade, Humoresque, Ronamtic Pieces, Nocturne;.唱片編號: 日本 JVC VX 203。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