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2. 布拉格之春的風情


    小雨絲絲,在這多雨的小鎮住久了,早已習慣偎著霖霖的雨意。

  音響傳來貝多芬小提琴奏鳴曲《春》,已故蘇聯小提琴家大衛.歐伊士特拉赫(David Oistrakh)主奏,女鋼琴家包爾(Frid Bauer)伴奏,布拉格之春的音樂會現場錄音。

  因著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的描繪,使得這個音樂節的名氣大了起來,加上改編電影《布拉格之春》的推波助瀾,布拉格在人們的記憶中甦醒了,不論懂文學或不懂文學,懂音樂或不懂音樂,布拉格似乎成了某種象徵,說不出的迷濛與淒美。貝多芬這首充滿青春飛揚的氣息的曲子,貼切展現了布拉格之春的風情,而非一般印象裡迷濛與淒美的布拉格。

  但不知為什麼,每次聽大衛王和包爾合奏的這首曲子,就覺得彷若遠方飄來的樂符。可能我太熟悉另一次大衛王和老搭擋歐伯林(Lev Oborin)晚年的演奏,那種洗練的、欲說還休的樣式,猶若老者的回憶般淡然,而缺少年少的輕愁;對布拉格之春的這場演奏,反倒覺得更貼近我內心的聲音。

  在這樣有雨的夜晚,聽著貝多芬《春》之奏鳴曲,我的心情並沒有太多奮鬥的意志,雖然年少時我曾惕勵自己「生命是永遠的奮鬥與學習」,努力在貝多芬的交響曲中找尋戰鬥力量,但現在,似乎他的小品更吸引我一些。當生命循著既定的軌道行進,蕭邦的琴聲已隨風遠颺,賸下的該是貝多芬奮鬥的人生還是拉姆斯的悲涼。不知有心還是無意,我總習慣性地將自己的悲情緊緊包裹,而展現出生命燦燦的陽光,讓生活裡的光與熱俱在。



Beethoven, Sonata for Piano and Violin No. 5 in F, opus 24 with Frida Bauer (19 May 1969) Praga PR 250058 (CD).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