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20. 快樂與哀愁


  莫差爾特的鋼琴協奏曲,常帶給我許多生命的感動。

  朋友們總說我是死命的樂觀主義者,但我之所以成為死命的樂觀主義者,亦是因為生命多歷苦難。

  而多歷苦難的生命,沒有悲觀的權力!如同莫差爾特慢板樂章出現的旋律,優雅中總是帶著淡淡的哀愁。

  我只是一逕兒讓自己開心起來,在年少的時候,我曾不斷地強迫自己學習快樂。

  快樂是需要學習的嗎?對許多人來說也許不是,但對我而言卻是漫長的歷程。

  吉利爾斯(Emil Gilels)和貝姆合作的《第二十七號鋼琴協奏曲》,深情的第二樂章,讓我進入莫差爾特晚年的澄明之境。這張唱片曾伴我度過許多生命的低潮期,使我尤感彌足珍貴,那種對生命淡然卻又戀戀不捨的情愫,只有在莫差爾特的音樂中找尋。



◎吉利爾斯(Emil Gilels)和貝姆合作的《第二十七號鋼琴協奏曲》,深情的第二樂章,讓我進入莫差爾特晚年的澄明之境。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