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21. Hans Knappertsbusch指揮的Richard Strauss


  秋陽融融,回暖似春。

  取出Hans Knappertsbusch指揮的Richard Strauss放進唱盤,清麗的弦樂和優雅的木管,加上Knappertsbusch悠長的呼吸,交織為浪漫樂派最長的休止符。

  不知是否即為testament出的同一錄音,搭配的是《唐璜》,而非華格納《黎恩紀》序曲。

  Hans Knappertsbusch是我最喜歡的指揮,惜唱片不易尋得。據資料顯示,他有三次以上Wagner Parsifal錄音,我手邊僅得兩次,均為Bayreuth Festival之錄音,一次是1951年DECCA的Mono版;此錄音我有兩套,一套是第二版,一套是後來發行的OTS版;另一次是Philip 的Stereo版,一般樂友手上較易得的即為此版。

  每次聽Hans Knappertsbusch 指揮的Wagner Parsifal,總不經心裡想起尼采與華格納的遇合,他們相知於Tristan und Isolde,決裂於Parsifal,尼采在信裡說:「沒有音樂的生活,是一種錯誤。

  秋陽回暖,聆聽Hans Knappertsbusch,因著生命種種而感動。



◎L’orchestre de la Societe des Concerts du Conservatoire de Paris/ Hans Knappertsbusch/ Don Juan, Opus 20; Tod und verklarung, Opus 24./London LL1478.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