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24. Gulda的Mozart Piano Sonata


  莫差爾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的音樂,笑中有淚。第40號交響曲如此,第20, 24號鋼琴協奏曲如此,倒是鋼琴奏鳴曲只是一逕兒的愉悅著。

  今天把Gulda演奏的Mozart Piano Sonata K. 331, K. 333唱片,帶到研究室,發現Gulda的觸鍵真適合Mozart。輕輕淺淺的起落,優雅的姿態,一種很維也納的樣式。如果天空可以藍得很希臘,Mozart Piano Sonata當然可以很維也納。

  Mozart Piano Sonata昔往聆聽次數聽最多的,是季雪金(Walter Gieseking)的晚年演奏,那種自然的,時而調皮,時而肥嘟嘟,時而厚重,時而柔若無骨的觸鍵,一直讓我以為Mozart就該是那個樣子。聽了哈絲姬兒(Clara Haskil, 1895-1960),始知Mozart Piano Sonata亦可以纖細。至若海布勒(Ingrid Haebler)的質樸,吉利爾斯(Emil Gilels)的燦爛,齊瑪曼(Kristian Zimerman)的華麗,各自顯現Mozart Piano Sonata的理一分殊。

  而快樂,是Mozart Piano Sonata唯一的音符。



◎Gulda的觸鍵極適合Mozart,輕輕淺淺的起落,優雅的姿態,一種很維也納的樣式。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