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25. 當吳大猷遇上克萊斯勒(Fritz Kreisler)


  一位任職中央研究院的友人到系裡演講,我請他到研究室喝茶。

  我問朋友想聽點什麼,朋友問我有沒有吳大猷院長晚年彌留時住在臺大醫院,一直想聽的一位小提琴家的唱片。我問友人小提琴家的名字,友人說一時想不起來。於是我在腦海裡搜索著吳大猷院長留美時時期的小提琴家,海飛茲(Jascha Heifetz)名滿天下,友人不可能不知道;想了想,我問是不是克萊斯勒(Fritz Kreisler)?友人忽然想起什麼似地點點頭。

  幸好研究室就有三張克萊斯勒的唱片,我想友人對大曲式的貝多芬或布拉姆斯小提琴協奏曲大概什麼興趣,吳大猷院長在醫院可能也不會聽這種大曲目,於是選了一張《克萊斯勒的最愛》(My Favorites, Fritz Kreisler)小品集唱片。

  這張唱片是一九三○年代的單聲道錄音,RCA唱片公司一九六○年代壓製發行的影子狗(Shady Dog)版唱片。一九三○年代最初發行的是SP(Standard Play)版,影子狗(Shady Dog)版唱片是後來LP(Long Play)唱片出現後,一九六○年代所發行的第一版唱片,片齡已逾四十年,距離錄音年代則超過七十年。很多人可能要懷疑這樣的唱片還能聽嗎?當然能聽,而且音色還很好。

  當喇叭傳來略帶炒豆子聲和母帶嘶聲的小提琴,克萊斯勒那充滿維也納風的琴聲就彌漫了整個研究室。〈維也納綺想曲〉、〈中國花鼓〉、〈愛之喜〉、〈愛之悲〉、〈美麗的羅斯馬林〉,縷縷自克萊斯勒的指尖傳來;當佛斯特(Stephen Foster)的民謠〈憶兒時〉(Old Folks at Home)自克萊斯勒的指尖緩緩流出,友人、做陪的同事和我都不禁感動了起來。我的腦海忽然浮現弘一大師李叔同的身影,當年他為〈憶兒時〉改寫中文歌詞時,是否想過這首美國民謠會成為膾炙人口的歌?這首歌的原曲本為美國民謠作曲家海斯(W. S. Hays)所作,名為〈我那陽光燦爛的老家〉(My Dear Old Sunny Home),後經佛斯特而改寫而傳頌。由於李叔同所寫中文歌詞表現的兒時情境,甚至讓許多人誤以為是中國民謠:

   春去秋來 歲月如流 游子傷漂泊
   回憶兒時 家居嬉戲 光景宛如昨
   茅屋三椽 老梅一樹 樹底迷藏捉
   高枝啼鳥 小川游魚 曾把閒情托
   兒時歡樂 兒時歡樂 斯樂不可作
   兒時歡樂 兒時歡樂 斯樂不可作

  一九二○年代李叔同改寫的中文歌詞,深印在我的腦海;一九三○年代負笈新大陸的吳大猷院長,在美國與克萊斯勒相逢,六十年後猶自念念不忘;音樂與人生是如此地緊緊相繫,穿過時光隧道,我們猶自停格在最初的感動。



◎My Favorites, Fritz Kreisler/ RCA,這張唱片收錄了〈維也納綺想曲〉、〈中國花鼓〉、〈愛之喜〉、〈愛之悲〉、〈美麗的羅斯馬林〉,以及佛斯特(Stephen Foster)的民謠〈憶兒時〉(Old Folks at Home)。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