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29. Clifford Michael Curzon的演奏


  幾日來聆聽Mozart鋼琴協奏曲,惟見鋼琴家們各出機杼,呈現音樂的種種可能。今天特別再把Clifford Michael Curzon/ LSO/ Kertesz的Mozart No. 23, 24放進唱盤。

  Clifford Curzon真像一位窮究到底的老學究,在樂念的呈現上思慮甚深。我再三聆聽的結果,覺得Curzon真的極小心奕奕,除了鋼琴有點退縮之外,我想過度小心奕奕,可能也是他比較放不開的原因。

  1923年完成英國皇家音樂學院的課程之後,Curzon於1928-1930赴柏林向Artur Schnabel習琴,其後赴巴黎向Wanda Landowska 和Nadia Boulanger習琴,因此,Clifford Curzon可以說學兼德英法鋼琴學派。

  我很難說是否受師門影響,相較而言,他的三位師父Artur Schnabe, Wanda Landowska 和Nadia Boulanger,就唱片聽起來,都比Curzon放得開。Curzon的演奏幾乎都深思熟慮,小心奕奕,意圖把每一個音符都做到最完美。所以,就樂曲而言,我們很難挑他演奏錄音的毛病,但就是有一種不自在,對我這種比較率性而為的人而言,或許存在個性上的差異。我並非認為Curzon不好,而是離我比較遠。

  哈絲姬兒(Clara Haskil)琴音雖然是纖細的,但有一種自在的純真,或許是吸引我的一個重要因素。Alfred Brendel彈琴亦是小心奕奕,但可能因為觸鍵和音量的緣故,使得他的演奏感覺硬質一些,雖然他常把一些曲子彈得有點老學究,唯尚不失其恢宏。

  或許因為我近於經世,而遠於理學。

  Clifford Curzon很好,只是離我比較遠。



◎Clifford Michael Curzon/ LSO/ Kertesz的Mozart No. 23, 24;Curzon的演奏深思熟慮,小心奕奕,意圖把每一個音符都做到最完美。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