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3. Richard Strauss的《最後四首歌》


  歲在中年,回首來時路,露泣蒼茫,前不接青澀年少,後不見歲月迢遞,像一個美麗而蒼涼的手勢。

  下午有四節課,早上到研究室備課。

  周末,校園冷冷清清;秋涼,更添幾分蕭瑟。

  走在秋意裡,不知是季節的緣故還是歲月已老,前中年期的心事欲說還休。每當感到心緒愴然的時候,茫然四顧,纔發現已找不到人生指南。 放一張Richard Strauss的《最後四首歌》,Elisabeth Schwarzkopf/ George Szell/ Berlin Radio Symphony Orchestra, Columbia/ EMI Sax 5258,這是我最喜歡的一張《最後四首歌》唱片,George Szell的伴奏適切而得體,Elisabeth Schwarzkopf的歌聲有一種高貴的典雅,把浪漫樂派的長休息符,詮釋得深刻動人。當最後一首〈黃昏〉自黑膠唱片的溝紋轉出:

   我們手牽手,走過了苦難與歡樂
   如今我們憩息鄉間,不再漂泊。
   四周山谷圍繞,天色已漸低沈,
   只有兩隻雲雀還在雲霧中飛翔,
   嚮往著夜的來臨。
   靠近我,讓它們飛翔,睡眠時刻即將來臨,
   讓我們不要在一片孤寂中
   迷失了方向。
   啊!寬廣、祥和的寧靜
   在夕陽下如此深沈,
   我們已多麼疲於漂泊
   難道這就是死亡?(席慕德/譯)

  這首詩的作者是Eichendorff,雖然在排列上是《最後四首歌》的最後一首,卻是四首歌中Richard Strauss最早完成的。另外三首〈春天〉、〈九月〉、〈入睡〉的作詞者是赫曼.赫塞(Hermann Hesse)。

  猶憶當日讀博士班時,在報社工作,母親長年臥病,常覺人世悲情悠遠,每每聽這首歌的時候,彷如是自己心情的寫照。

  曾經走過的悲涼歲月,回首,已是歲月迢遙。



Elisabeth Schwarzkopf/ George Szell/ Berlin Radio Symphony Orchestra, Columbia/ EMI Sax 5258,是我最喜歡的Richard Strauss《最後四首歌》唱片。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