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30. 拉羅的《西班牙交響曲》


  拉羅的《西班牙交響曲》(Lalo: Symphonie Espagnole),很難說是一首交響曲,反而接近小提琴協奏曲,因此一般唱片標示亦是強調小提琴手而非指揮。

  這首《西班牙交響曲》算是小提琴的通俗曲目,錄音版本之多,殆可想見;我亦不能免俗,隨手抽出架上的唱片,即有:Milstein/ Vladimer Golschmann/ The ST. Louis S. O.; Perlman/ Barenboim/ O. De Paris; Arthur Grumaux/ Rosenthal/ Lamoureux; Leonid Kogan/ Kondrashin/ Phiharmonia ; Leonid Kogan/ Charles Brucks/ Paris Conservatoire O.; Heifetz/ RCA Symphony Orchestra。

  這首曲子活潑輕快,我還算喜歡,心情不好的時候聽聽倒有提神作用。我個人偏愛Leonid Kogan/ Charles Brucks/ Paris Conservatoire O. 的演奏。Kogan的演奏雖然率直一些,但這首曲子本即華麗,倒頗有修正之效。就像David Oistrakh演奏的Frank &Ravel,亦是我喜歡的樣式。

  Perlman/Barenboim/ O. De Paris的版本亦極佳。有些愛樂者對Perlman油光水滑的小提琴音色,略有微詞;或者認為其過度完美的技巧,缺乏深邃思想,遠不及其師兄Michael Rabin。我倒覺得小提琴最初本來就是一種耍弄技巧的樂器,從Paganini以降即是如此,克萊斯勒(Fritz Kreisler)且常在酒館演奏。是否有必要把小提琴過度高貴化或神聖化,曲曲以Bach無伴奏小提琴為標準?我倒覺得毋須太過樂以載道,亦惟怡情而已。

  Milstein演奏拉羅的西班牙交響曲,高音部分比較尖銳,一般而言,這亦是老錄音的正常現象,殆屬平常,對1940年代的mono錄音而言,這種現象可能是很難避免的,但這個演奏仍具有Milstein一貫平直、高貴的音色,雖然略少此曲該有的旖旎風情。不若Perlman, Arthur Grumaux等人拉得那麼欸乃一聲過小橋。當然這些曲子聽Perlman, Arthur Grumaux,是最甜美多彩的。

  深秋時節,且聽這首熱鬧的《西班牙交響曲》,或可驅走些許涼意。



◎Leonid Kogan是Emil Gilels的妹婿,他們曾合作過一些室內樂。

◎Milstein演奏拉羅的西班牙交響曲,是許多音響迷追求的Capitol版本,但我個人對版本並沒有太多迷思。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