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33.Klemperer指揮Beethoven Symphony No.3


  耳邊傳來Otto Klemperer 1953年指揮的Beethoven Symphony No.3,緩慢的速度,緊密的內在張力,是我極喜愛的樣式。

  當第二樂章的〈葬禮進行曲〉自唱盤傳來,如此深邃的傷痛,我的整個心都揪了起來。必得要第三樂章的詼諧曲,方能把我從深沈的哀慟中拯救出來。   

  Otto Klemperer另有一個1959年的Stereo版本,但我一直喜愛著1953年的錄音,因為樂團的內在張力,是我所聽過版本中無可超越的。

  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主筆Harold C. Schonberg曾經說過:「Otto Klemperer指揮的Beethoven交響曲,是Beethoven的Proto Type(原型),其他指揮只能在他的基礎上加加減減。」這樣的說法難免有些誇張,愛樂者亦不一定同意其論點,但確實指出Otto Klemperer指揮的特色。

  這是我最喜歡的一次《英雄》交響曲錄音,厚實綿密的弦樂,配合克倫培勒張力十足的結構,把貝多芬的原型完全展現出來,雖然1959年克倫培勒指揮同一樂團另有一次立體聲錄音的《英雄》交響曲,在音效上比單聲道錄音要好得多,但樂曲的張力卻不如1953年版。

  我喜愛格局壯廓的音樂,所以Otto Kelemperer一直是我的貝多芬典型,那種石塊般堆疊的感覺,宛如沈重的生命,厚實而綿密。我曾無數次比較Otto Kelemperer 1961和1953年版的《英雄》交響曲,真正感受到1953年版的深刻。

  以人生歷練而言,我會喜歡這類音樂固有跡有循。雖然我也喜歡維也納愛樂優雅的弦樂,清麗的木管,尤其Karl Boehm和Calos Kleiber指揮的維也納愛樂,是我非常喜愛的樣式。或許可以這樣說,在性格上我比較接近阿波羅,但又何嘗沒有酒神Dionysus的質素?Karl Bohm的人性光輝,Otto Klemperer的厚重,Carlos Kleiber的歡愉,都在我的脈管裡奔流!



◎這張唱片是Columbia早期未併入EMI前藍底金字的版本,編號:33CX1346。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