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35.苦笑的Otto Klemperer與微笑的Bruno Walter


  聽著Brahms Symphony No.2,苦笑的Otto Klemperer舞動優美的旋律線,緩慢的弦樂奏出動人的樂章。偶然想起這些年來喜歡Klemperer的原因,原來我也曾有過苦笑的人生。

  聆聽Otto Klemperer指揮Beethoven和Brahms時,好像自己又經歷了一次那種感覺,那種面對人生苦難的勇氣,堅實的腳步,從未放棄的信心,當低音弦樂部出現的時候,腳步彷彿更沈穩了。

  相較於苦笑的Otto Klemperer,Bruno Walter顯然是微笑的。有一段引自Bruno Walter自傳的話很感動我:「無論遭遇多大困難,總是以微笑待之。」於是我也學習用微笑來面對所有的事情。我本屬意志較堅強者,有時不免心急,但似乎Bruno Walter給了我新的啟示,人生不是永遠Beethven。

  秋日的腳步漸遠,收拾起感傷的Brahms。告別秋日,迎向冬之旅,飛揚的音符。

  期待來年秋日,依舊有拾樂的心情。

  永遠板著一張樸克臉的Otto Klemperer,連笑容亦是苦澀的。



◎永遠板著一張樸克臉的Otto Klemperer,連笑容亦是苦澀的。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