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5. Fitzwilliam String Quartet演奏的貝多芬四重奏第15號


  昨夜在平日準備聽而未聽的唱片堆,隨意拿起一張唱片,正好就是舒伯特的弦樂五重奏,Fitzwilliam String Quartet演奏的版本,聽著聽著,彷如回到初聆此曲時的感動,絃樂間的對話,使我悠然起來。 克里夫蘭和馬友友的演奏未曾聽過,以樂團和馬友友的音色判斷,應是歌唱性極佳之演奏。我另有一張是以羅米歐三重奏為班底的演奏,線條優美,絃樂細緻,與Fitzwilliam String Quartet的精準深邃有別。

  此刻聽著Fitzwilliam String Quartet演奏的貝多芬四重奏第15號,有一種恢宏的氣勢,這首貝多芬晚年的曲子,我說不上喜歡義大利四重奏、阿瑪迪斯四重奏,Abanberg四重奏,拉撒雷四重奏或Fitzwilliam String Quartet多些,貝多芬晚期四重奏有許多可能,凡夫俗子只能對天書仰望。

  



Fitzwilliam String Quartet演奏的貝多芬四重奏第15號,有一種恢宏的氣勢。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