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10. 輕重緩急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人間事總有些不完美,輕重緩急端視個人抉擇,其間沒有什麼對錯。

  有些朋友看我歲過中年還在繳房貸,不免帶著同情的眼光,我倒是處之泰然,繳房貸就繳房貸,有人還在租房子呢!有一間自己的房子能遮風避雨,對我來說已經很幸福了。有些朋友看我還開著國產的休旅車,覺得很不登樣。我就告訴他們,我的奔馳320放在家裡五樓。朋友誤以為我指的是模型車,我說非也非也,我的音響器材和黑膠唱片,加起來超過一部奔馳320的價錢。

  對許多人而言,花五百萬在音響和唱片上,卻不把房貸繳清,是不可思議的事。對我而言,有什麼理由一定要急著把房貸繳清?欠銀行錢又不是什麼丟臉的事,至少我並不覺得丟臉。我認為有一套好音響,收藏一些好唱片,比這些重要多了。也有朋友說,你可以把房貸繳清,再去買音響和唱片,這實在是不了解我個性的說法,我是一個極其耽溺的人,喜歡某個東西,絕對死生與共,慢說房貸,連命都可以不要。

  有些朋友告訴我,等房貸繳清,家裡經濟情況穩定了,就要買一套音響來享受一下,那時再來跟我學習怎麼聽音樂,我亦惟一笑置之。這些說法其實當不得真的,因為年輕時沒有陪養個人的興趣,過了五十歲再來做這些事,可能有點慢。聽音樂不是有聲音就好,還要對音樂史有基本認識,對音樂結構有基本認識,對音樂家、音樂演奏和錄音,有基本認識,否則如何進入音樂之門?雖然入門永遠不嫌晚,但總是愈早愈好,年輕時培養的興趣,或許將成為一生的良伴。有些事今天不做,明天可能就後悔,聽音樂亦然。

  我因為閱讀和聆樂的與趣,家裡和研究室早已無空間置放,買得新書,不是東塞西塞,就是擱在地上;新買的唱片,同樣亦是命運坎坷,常常上百張堆在唱盤前面,放唱片時得一張一張翻。

  想了很久,二○○五年五月,我終於下定決心,要為這些書和唱片訂製一個家。於是自己畫設計圖,找來做木工的朋友為我做書架和唱片架。為了書架和唱片能接在一起,在設計上,兩者深度均為三十六公分,每格寬三十公分,唱片架每格高三十六公分(因唱片高度為三十二公分),書架高四十公分,內側做一個高十公分、深十五公分的ㄇ字形空心墊子,可前後放兩排書,後排的書名仍能看到。幸運的是,我用Excel算出兩種架子的總高度都剛好是兩百六十公分,組合上完全沒問題。

  書架和唱片架做好後,我把家裡和研究室的組合式書架全部替換掉。由於可容納的空間增加,所有藏書和唱片於是有了一個齊整漂亮的家。看著架上直挺挺站立的書,看著架上換上新裝的唱片精神抖擻,忽然覺得心情愉悅了起來。

  簡簡單單的三座書架和唱片架,帶給我愉快的心情。如果知道會這樣,我該早些處理這些瑣事的。

  生活裡的輕重緩急無規則可循,原來我只要這樣小小的歡喜。

                             2005/06/14 寫於指南山下



◎書架和唱片架深度均為三十六公分,每格寬三十公分,唱片架每格高三十六公分(因唱片高度為三十二公分),書架高四十公分,內側做一個高十公分、深十五公分的ㄇ字形空心墊子,可前後放兩排書,後排的書名仍能看到。

◎看著架上換上新裝的唱片精神抖擻,忽然覺得心情愉悅了起來。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