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12. 流行歌曲的省思


  二○○一年冬天,我在朋友開的小音響店,買到蔡琴演唱老歌的重刻唱片,那是一家唱片公司為LP愛好者到日本重刻的片子,這種照顧小眾市場的唱片公司,讓我感覺窩心許久。

  這次重刻蔡琴的老歌唱片,對固守LP世界的音樂愛好者而言,是十幾年來未曾有的大事。我對蔡琴的歌聲並沒有特殊愛好,她的嗓音固渾厚低沈,所唱老歌亦頗有幾分舊時風味,但我並非老歌愛好者,只是和時下的流行歌曲相較,尚稍能打動我的心。我對流行音樂也沒有排斥感,就像當年孟德爾頌(Felix Mendelssohn, 1809-1847)寫《無言歌》,亦只是當時一種沒有歌詞的流行歌曲,這位天之驕子為賦新詞強說愁的作品,兩百五十年後仍撫慰著音樂愛好者的心靈。包勃.狄倫(Bob Dylan)的歌,是許多人少年時代的鄉愁,他為反越戰所寫的歌曲,在一九七○年代曾膾炙人口,一九五○、六○年代出生的一代,對這些歌曲仍有著深切的感受。縱使在臺灣,羅大佑、五佰、陳明章、林強的歌,也各自唱出了他們的時代精神。

  曾幾何時,臺灣的流行音樂有如穿制服,不論偶像歌手、流行天后或少男、少女殺手,歌手都得弄個英文名字,然後唱著同樣的曲風,藍調、搖滾加饒舌,內容不是愛情就是成長故事,唱片公司花了大筆的預算在宣傳上,而很少人好好做音樂。我相信音樂本質仍是吸引愛樂者的最重要因素,好好作曲,好好寫詞,是流行音樂能夠風行的基本條件。目前臺灣的流行歌曲似乎已陷入某種糾結,歌詞像一盤盤大雜膾,國語、閩南語、英語、日語混雜交錯,語言詞意鮮少創新。這樣的歌曲聽兩首大概就差不多了,除非拜星族,誰有耐心去聽這種不斷重覆的囈語。第一位融合國語、閩南語、英語、日語的歌詞創作者是創新,第二位是學步,第N位就是跟隨流行大鍋炒了。

  歲末年初,唱片公司和歌手都推出所謂年度大碟,希望打出Hit,但如果仍是千篇一律的流行曲風,藍調、搖滾加饒舌,歌詞內容仍是愛情和成長故事,語言繼續國語、閩南語、英語、日語混雜交錯,聽眾大概已經厭煩。唱片公司如果想打出Hit,我想最起碼得端出一些不一樣的新鮮菜色,否則摃龜是理所當然。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