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13. 黑膠唱片的復興


  一九八二年鐳射唱片(CD)問世,迄今已逾二十年,在一般人的聆樂生活中,幾乎已完全取代黑膠唱片(LP),但音響迷對CD的聲音總是感到缺少一點什麼。冷、硬和尖銳,是一般人對CD的主要批評。一如當年晶體取代真空管,許多人對晶體擴大機聲音的冷、硬和尖銳,同樣迭有微詞。

  如今晶管之爭並未止歇(行話稱石球之爭,晶體為石,真空管為球),石球各自有其擁護者,躲在角落的CD與LP之爭又燃戰火,LP且頗有復興之勢,二○○三年的柏林音響展,有百分之八十的音響器材公司以LP為訊源,更添增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

  我自己曾歷經從LP到CD,再由CD到LP的過程,許多朋友看到我現在仍然聽著LP,常常覺得不可思議,我亦惟一笑置之。甚至有些人認為我是逆其道而行,在CD如此方便的時代,還去聽老古董的LP,除了發思古之幽情之外,不知道還有什麼意義。事實上,像我這樣的資深樂迷,怎麼可能為了發思古幽情而去聽LP,當然是因為我覺得LP有勝過CD之處,才會以LP為主要訊源。嚴格地說,我聽LP並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只是覺得他們的音色,比較靠近我所熟悉的樂器與人聲。就音樂重播而言,在規格方面,多軌的盤式錄音機聲音最好,其次是LP,再次為CD,接下來才是DVD,而VCD是過渡時期的產品,聲音極差,只有落後地區才會使用這種器材聽音樂;但最差的是MP3,漏失的訊息和失真的程度可謂無以復加。雖然在規格上DVD Audio和SACD的動態最大,但實際聆聽卻非如此;DVD Audio和SACD最大的問題是對聲音做過度切割,變成薄薄的一片,和平常我們聽到的樂器音色距離太遠。

  DVD Audio和SACD本來該在二○○二年取代CD,但因規格與重播出來的聲音,未愜老音響迷的期待,反而造成了LP的復興。從二○○二年以後,我看到愈來愈多臺灣音響迷投入LP的懷抱,有些是老發燒友重拾往日情懷,有些是音響初哥的新體驗,使得LP水漲船高,有些唱片甚至價格高到我不敢出手的程度。所幸我對追求高價名盤興趣缺缺,否則以我的敗家性格,可能真的會囊空如洗。

  相較於日本音響迷對LP的眷愛歷久不衰,臺灣音響迷可謂是後知後覺者。根據一項不完整的資料統計,二○○三年日本自國外進口了五百萬張黑膠唱片,而二十年來一直堅持聽LP的日本音響迷,幾乎把全世界的好唱片都運回日本了,現在要找好唱片反而得到日本去,寧不令人氣結。

  臺灣音響迷的黑膠唱片復興運動顯然來得太遲,但總比不來的要好,至少現在已有許多音響迷重新體會LP之美。我不敢說LP的春天已經來臨,起碼我已經看到燕子的身影。

  二○○五年春天,友人為我製作了一部真空管DAC,讓我重新擁抱CD之美。雖然在規格上,CD的取樣仍不愜我心,但已能重拾聆聽CD之樂。

                              2004/5/25 寫於指南山下



◎Garrad 401,陳正雄老師的黑晶石唱盤底座,Ikeda IT 407唱臂,EMT TU2唱頭。

◎Colin 兩件式DAC,左為供電器,右為DAC,真空管用WE 437A。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