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15.歲月裡的故事


  〈飄零的落花〉在空氣裡回盪。

  這是二○○五年春天,返回花蓮過舊曆年,到鳳林往訪好友黎醫師所贈。黎醫師小我四歲,年少時酷愛文學,卻去學了醫,任職大醫院數年後返鄉開業。守著家園,守著故鄉,守著小小的診所,守著妻子和兩個讀小學的孩子,一家和樂融融,歲月安穩。

  黎醫師之所以送我這張金韻獎第四輯唱片,主要是唱片中這首〈飄零的落花〉乃二姊惠姬所唱。

  一九七四年,畢業於鳳林國中的惠姬二姊,和畢業於壽豐國中的我同時報考花蓮師專。對花蓮農家小孩的我們而言,師專是最好的出路,不僅享有公費,並且畢業後頭路便便,鄉下孩子因而趨之若鶩。

  惠姬二姊從小功課傑出,考上花蓮師專乃意料中事,至於調皮而愛玩的我,落榜亦完全不意外,只好去讀花蓮中學。可憐我那靠耕種維生的父母,得多花許多錢供我讀高中,以及後來念私立大學的龐大學費。

  一九七九年,主修聲樂的惠姬二姊師專畢業,參加金韻獎歌唱比賽得獎,主辦比賽的新格公司為獲獎者灌錄唱片發行,惠姬二姊因而錄下這首〈飄零的落花〉。當時念大三的我,正思考著要不要投考研究所,還是回到小鎮教書,做一個陳映真筆下的白色社會主義青年。

  惠姬二姊因為自己念師專,知道箇中甘苦,縱使當年黎醫師考上花蓮師專,仍執意反對伊的老弟進入師專就讀。對花蓮鄉下的小農家而言,考上師專而不去讀,簡直大逆不道;因而在小小的鳳林鎮引起大大的騷動,甚至驚動國中導師、父母,以及年邁的祖父。家人猶豫不決之際,只好求助關帝爺,祖父連擲三次聖筶,得關帝爺應允,少年黎醫師始負笈北上讀高中,並順利進入陽明醫學院就讀,畢業後成為小兒腦神經科醫生。

  惠姬二姊師專畢業時,因成績優異得以分發台北任教,授課之餘參加中廣合唱團。在偶然的機緣裡,聲樂家姜成濤聽到的演唱,甚為欣賞,有意推薦伊到維也納繼續進修聲樂。但為了家庭和弟妹升學,惠姬二姊選擇繼續在小學教書,而未出國深造。

  黎醫師後來之所以瘋狂蒐購金韻獎第四輯的黑膠唱片,就是為了紀念那段姐弟生命裡的特殊情緣,黑膠的溝痕,是一道道銘刻在黎醫師心底的烙印。忝為黎醫師樂友的我,在年節的偶然造訪裡,有機會聽到惠姬二姊所唱的這首〈飄零的落花〉,而向黎醫師索取這張具有特殊紀念意義的唱片。

  三十年過去了,我乞食講堂,惠姬二姊繼續在小學教書,黎醫師回到小鎮,成為小鎮醫生。

  歲月裡細細碎碎的記事,平凡的生活,平淡的故事,我們都在故事裡。

  〈飄零的落花〉繼續在空氣裡回盪,想著與我同歲的惠姬二姊,各自寫著歲月裡的故事,久久不能自已。



◎惠姬二姊參加金韻獎歌唱比賽得獎,在《金韻獎》第四輯錄下〈飄零的落花〉。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