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16. 奇異的風景


  從研究室往山下行去,路旁的楓樹已經紅了葉子,可能因為海拔不夠高,楓葉並不像詩句所描寫的「霜葉紅似二月花」,但確實是紅了。

  這些日子以來忙著整理學生成績和申請新年度的研究計畫,每日裡行腳匆匆,對於草木林樹並沒有特別的感受,彷若也無風雨也無晴。總算改完報告和考卷,在電腦上把成績算好,忙碌告一段落,忽然發現校園冷清了起來,原本裹著厚冬衣穿梭來去的學生忽爾消失,校園頓時顯得有些空曠,加上我的研究室本來就聽不到上下課鐘聲,更覺有一種寂涼的蕭索,每日裡進出研究室,不免有幾分淒清之感。中午下山到教務處送學生成績,行經斜坡轉彎處,忽見路旁的楓樹已然紅了葉子,而環植楓樹的方形坡地,幾株羊蹄甲卻開了花。

  望著眼前的奇異風景,忽然發現自己似乎已許久未注意周遭的草木林樹了,每日裡進出研究室總是行腳匆匆,不是備課、上課,就是改報告、改考卷,或者心念著還沒有完稿的論文或創作,忙碌的日子伴我苦苦守候著不會到來的閒暇。有時亦覺得殊為不解,為什麼一些朋友總有辦法優閒生活,我卻連聽音樂也像做功課。可能是自己的神經過度緊張,一篇文章總是改了又改,不改到最後一個妥切的字不肯鬆手,友人看到我寫作過程中留下來的各次修改版本,都不禁搖頭,認為我太過神經質;一首曲子聽了再聽,非聽得熟極而流不肯釋手,甚至蒐集各種不同演奏和版本,比較其間差異。是不是這樣的個性使我很難優閒下來,日子過得忙忙碌碌,無有已時,卻是扶得東來又西倒。

  看著眼前的奇異風景,楓樹已是深秋冷冬,羊蹄甲卻是早春乍暖還寒,處在大自然的輪胥迭替裡,腦海裡忽然浮現美國鄉村歌手茱蒂.柯靈絲(Judy Collins)所唱的《如此早春》(So Early in the Spring),那種淡淡的餘韻在空間裡迴盪,曾經伴我度過許多美好時光。唱片封面上的柯靈絲一身輕輕淺淺的淡紫,裹著條大大的圍巾站在林樹深處,畫面猶似眼前的林樹風景。前兩年柯靈絲重新錄製昔日所唱歌曲,歌聲風韻猶存,只是容顏已老。而在早春乍暖還寒時節望著校園的奇異風景,華髮早生的我,細數季節迭替,倒真是欲說還休了。



◎柯靈絲(Judy Collins)所唱的《如此早春》(So Early in the Spring),曾經伴我度過許多美好時光。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