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21. 平凡的演奏者


  初秋向晚,我把海布勒(Ingrid Haebler)演奏的莫差爾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第10號鋼琴奏鳴曲》(Piano sonata 10 in C, K. 330)放在唱盤上,當唱針輕輕滑過唱片溝紋時,莫差爾特永遠快樂的音符就彌漫了整個研究室。

  這是一首輕快的曲子,嚴格地說並不適合用來思考,不過我發現自己最近常聽這類令人愉悅而毋須費心思索的音樂,聽莫差爾特的時間顯然比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多很多。也許研究和教學工作太過枯索,我常常讓輕快愉悅的旋律,伴我度過研究室的枯索和寂寥。海布勒在二十世紀鋼琴演奏家中並非耀眼巨星,就像一個鄰家女孩,粗壯的身裁,村姑般的外形,殊不引人矚目,但我卻喜愛她演奏的莫差爾特鋼琴奏鳴曲全集,以及她和小提家謝霖(Henryk Szeryng)合作的莫差爾特小提琴奏鳴曲全集;或許正因為她的平凡,她是少數平穩安適度過一生的音樂家,而在她平凡的琴音中,我聽到了莫差爾特的古典樣式,一種更貼近我內心深處的聲音。

  或許平凡正是我生活的寫照,每天讀書五小時,聽音樂三小時,每個禮拜上十二堂課,在研究室待六十小時,上山打三次網球,這就是我生活的節奏,有如四四拍子的慢板。音樂、運動和閱讀是我生活的基調,研究工作亦是尋常學術工作者的一般樣式,我喜愛這樣平淡的生活調子,就像海布勒和魯普(Radu LuPu)的鋼琴演奏總是帶給我平凡的喜悅。

  由於兩位師兄李希特(Sviatoslav Richter)和吉利爾斯(Emil Gilels)名滿天下,魯普顯然受到愛樂人的忽略。我一直很喜歡他演奏的舒伯特鋼琴作品,包括鋼琴奏鳴曲、《即興曲》和《樂興之時》,事實上魯普演奏的舒伯特 鋼琴作品對我而言,一直是不作第二人想的。他演奏的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晚期小品,貝多芬《月光》和其他奏鳴曲,也是我相當喜歡的。魯普的琴音澄澈、透明,泛音豐富,充滿詩情,音色已登絕美境界。他和小提琴家郭德堡(Szymon Goldberg)合作的莫差爾特小提琴奏鳴曲,是除了謝霖和海布勒的組合,西格提(Joseph Szigeti)與霍索斯基(Miecszyslaw Horszowski)、塞爾(George Szell)的組合之外,是我覺得很值得一聽的莫差爾特小提琴奏鳴曲演奏。魯普因為有舞台恐懼症,因此演奏會不多,錄音亦不算太多,和兩位師兄李希特、吉利爾斯相較,名氣顯然不大,更遠在技巧未臻完美之境的魯賓斯坦(Artur Rubinstein)之後。但如果以音色而言,我可能寧選魯普而非魯賓斯坦。

  平凡演奏者的錄音唱片,常常帶給我聆聽的喜悅,海布勒和魯普的鋼琴演奏,清澈淡雅的光輝,是我愛樂生活裡的小品散文,貼切而溫聲。

                              2003/9/25 寫於指南山下



◎Ingrid Haebler海布勒就像一個鄰家女孩,殊不引人矚目,但我卻喜愛她演奏的莫差爾特鋼琴奏鳴曲全集。

◎Radu LuPu演奏演奏的舒伯特鋼琴作品,總是帶給我平凡的喜悅。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