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23. 恰如其分


  一位在龍潭執業牙醫的友人,買了一對要價一百七十萬的喇叭,要我前去聆賞。

  友人是一個愛樂者,除了工作之外,最大的嗜好就是聽音樂,花一百七十萬買一對喇叭只是他眾多音響器材的一小部分。友人使用的CD訊源DCS,要價百萬以上,可以買一部高級家庭房車了。前後級擴大機加起來亦不下一百五十萬;類比系統的唱盤、唱臂,價約近百萬;單單一顆唱頭即索價二十五萬;林林總加起來,花在音響上的費用超過五百萬。有些樂友罵友人是敗家子,我倒不以為然。我覺得人的生活樣式只要恰如其分,在哪些地方多花點錢,實在算不上什麼。把錢花在音響上,總比上酒家好,只要不嫖不賭,花點錢在自己喜歡的物事上,亦不過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旁觀者實無須替吃麵的人喊熱。

  來到友人位於龍潭的家,嫂夫人和三個兒子和樂融融,羡煞我這個因工作而必須與另一半分隔兩地的雙城夫妻。進入音響室,新買的喇叭果然氣勢非凡,用類比唱盤為訊源的系統,發出勻襯而優雅的聲音,整體的秩序感極佳,我和友人沈浸在美好的音樂世界裡。

  我當然不認為貴的音響就一定好,亦不鼓勵發燒迷花太多錢在音響上,但亦非窮酸者流。一個月入數萬元的小職員花幾百萬在音響上,固然越分;月入數十萬者用床頭音響聽音樂,則不免小家子氣,除非本來就不太聽音樂。

  有一回與昔日頭家娘重逢,頭家娘希望我為她配一組音響。我問她預算若干,在一旁的作家老友愛亞說頭家娘怎麼會有預算的限制。我說當然有,頭家娘固然有錢,但並不一定花在音響上,她可能買億萬豪宅,百萬名車,但不一定要買百萬音響。何況百萬音響不一定配得出什麼好的聲音,現在的音響動不動就上千萬,可真是很勞民傷財的。後來頭家娘說以十萬為預算,組一套可以聽的音響即可。

  我對音響的貴賤沒有什麼意見,有人床頭音響聽得不亦樂乎,有人千萬音響猶自挑三撿四,嫌東嫌西,找不到自己要的聲音。事實上,音響本無好壞,端看自己的需求而定。我有一些醫生朋友,他們的音響常常貴得嚇死人,但我從不認為他們敗家,反正自己賺錢自己花,又不是去偷去搶,有何不可?醫生朋友們的論點亦頗可自圓其說,略謂工作時間太長,花點錢享受一下,實無可厚非。我也有一些發燒小友,他們是社會的新鮮人,領了薪水就急著去買音響,有時薪水尚未發下來時甚至先預支,音響器材則是三天兩頭換,不免勞民傷材。這時我就會勸他們要恰如其分,毋須與人爭勝,有一套差可聆樂的音響即可,反正只是聽音樂,又不是武器配備競賽。

  音響無貴賤,惟須恰如其分。何況好聽的響並非用錢堆出來的,只要用心調校,小蝦米亦可能勝過大鯨魚。重要的是聽到想聽的音樂,而不是隨別人的節拍起舞。

                              2004/8/24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