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26. 聆樂隨想


  最近閱讀音響雜誌,以及上線閱讀音樂與音響網站,看到發燒友們的一些怪現象,使我這個普通的愛樂人心情沈重。

  尼采曾在給華格納的絕交信裡說:「沒有音樂的人生,是一種錯誤。」但如何擁有音樂的人生,卻亦是戛戛乎難矣哉。一般愛樂者當然不可能天天到音樂廳欣賞現場演奏,音響重播系統於是成為一般愛樂者賴以聆樂的工具。但一九九○年代以後,三級跳的音響器材,已使有心聆樂者難以入門,一套勉強能聽的音響器材動輒數十萬,難免令人卻步。

  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一向主張用平價器材,聽平價唱片,以獲得心靈的饗宴。所以每當我看到有人吹捧某器材如何,某線材如何,其價格動輒數萬、數十萬,不免令人氣結。想想看,一套幾十萬的音響器材,有幾個人買得起?縱使買得起,又有沒有必要去買?我實在很想對音樂雜誌的主筆們說,別再率獸食人了!事實上,如果一個學生族想聽音樂,可能得打很久的工,才能花個兩三萬元買一套小音響,聽聽音樂;等他畢業工作幾年後,有錢了,音樂仍會是他生命的一部分,那時他花個幾十萬,幾百萬買音響,亦是其能力所及,無可厚非。如果進入音樂、音響世界的門檻太高,年輕時未成為愛樂人,等收入高了,仍不會是愛樂人。而且,我並不認為好器材就一定聽到好音樂,簡單的組合亦可以有快樂的愛樂生活,實毋須追求人云亦云的以價論聲。

  而在雜誌和音響網站,我又看到有人主張沒有總譜就不能聽音樂,焉有是理?如果一個愛樂者只是想在工作之餘有一點音樂陪伴,還要抱本總譜在那兒戰戰競競地對著總譜聽音樂,又不是在工作,何苦來哉?偶爾拿本總譜對著聽猶有可說,動不動就問人家有沒有總譜,看不看總譜聽音樂,除了知識的傲慢之外,我看不出和愛樂有何關係?試想,如果我有一千張唱片,曲子乘以二,就得找兩千本總譜,那得要多大的空間來放?何況同一首曲子可能有許多不同校訂者整理的總譜,其數量將更為可觀。我想,除了靠音樂維生的樂手、教師,我不相信誰家裡有兩千種以上的總譜。

  二○○四年歲末年初,又有人大談首刻版唱片,一套福特萬格勒(Wilhelm Furtwangler)在拜魯特音樂節指揮的貝多芬的《合唱交響曲》三萬元,兩張阿卡多(Salavatore Accardo)拉的羅西尼(Rossini, 1792-1868)《弦樂奏鳴曲》(String Sonata)兩萬元,除了表示自己蒐集到所謂珍版唱片,我完全不知道這和音樂有什麼關係?我聽音樂時,習慣選擇通行本的唱片錄音,而非刻意追尋難得的珍本,對我而言,進入音樂的世界,比擁有珍版唱片更有意義。

  開心聽音樂,開心享受自己的愛樂生活,管它說得飛天鑽地,我自是我,我自擁有我的愛樂生活。兩三萬可以買一套音響,兩三百元或三五百元一張的黑膠唱片,同樣有動人的音樂,沒有總譜照常可以聽得很高興。

  希望愛樂人可以用比較少的花費,聽到比較多的音樂。讓我們更容易進入音樂的世界,而非音響器材的武器配備競賽,珍貴唱片版本的古董收藏展示,甚或抱著總譜的傲慢。

                             2005/01/28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