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27. 禍福之間


  花好月圓是許多人追求的美麗境界,但真實人生並非如此,總也有一些順境與逆境,開心或不開心。

  有一部伴我多年的老唱盤,因為可以做各種調整,我才一頭栽進黑膠唱片的世界。平常只要那天不是馬上要上課,我走進研究室的第一個動作就是啟動唱盤,然後漫悠悠地展卷閱讀或打開電腦寫稿。我的生活調子向來緩慢,常處於無可無不可的生命情調裡。

  前些日子心血來潮,找人為這個老唱盤做了一個新的唱臂板。許多年來,我一直不太喜歡原臂板用螺絲螺帽鎖唱臂的方式,請人做的新臂板是車牙的,直接鎖就可以。新臂版來的時候,我興奮地為它換新裝。

  為我做唱臂板的朋友忘了將內側的角修圓,螺孔的位置有點對不準,但差不是太多,於是我用十字起子硬鎖,鎖呀鎖的,忽然聽到啪的一聲,懸吊鋼索斷了。一時間我楞在那裡,伴我多年的唱盤就這樣斷了腿,留下心裡絞痛的我,欲哭無淚。

  於是我打電話向友人求助,他也有一部同樣的唱盤,半年前亦因懸吊的鋼索斷裂而停擺。他要我放心,說先把他的懸吊鋼索借我,然後再請代理商訂一組。結果代理商不肯為這組小玩意兒費心,況且是停產的機型,一組三個懸吊鋼索,了不起千把塊,下訂單,報關,接貨,毫無利潤可言,友人和我討論後決定自己做。適巧友人的一位朋友是唱盤專家,就把技術性的問題交給他。我心裡一直擔心如果彈簧做不好,我的初戀情人恐不免「絃斷有誰聽」。

  懸吊彈簧終於做好,換上鋁合金彈簧片座,裝上鋁合金調整螺絲的彈簧,接好唱臂,鎖上臂板,一切順利就緒。我自唱頭收藏盒取出唱頭接在唱臂上,做好例行的調整。

  唱盤發出聲音了,音場變得開闊而恢宏。當齊瑪曼(Krystian Zimerman)和卡拉揚(Herbert von Karajan)合作的葛利格(Edvard Grieg, 1843-1907)鋼琴協奏曲自喇叭傳來,我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這真的是我原來那個唱盤嗎?只不過換了幾個鋁合金彈簧片座和鋁合金調整螺絲,竟然脫胎換骨。那巨大的規模感,極佳的解析力,沈穩的低頻,清析的線條,鋼琴的殘響,觸鍵的結實,是不曾在我音響系統出現的。

  換了幾張唱片,都讓我懷疑,這真的是我的初戀情人嗎?原來我的初戀情人已經成為成熟的女人,風情萬種,正對我展開致命的吸引力。

  人生的禍福難料,如果不是斷了懸吊彈簧,我根本不可能改造我的唱盤。而從極度的傷痛復原,到充滿幸福之感,我卻是因禍得福。生命的旅程在悲喜之間輪胥,禍福之間實為難言。

                              2004/4/26 寫於指南山下



◎懸吊加強的Thorens TD 521唱盤,朋友又為我車製了銅質唱臂板,使這個平凡無奇的唱盤,發出了具備硬盤解析力,又兼具軟盤音樂性的聲音。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