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28. 莫差爾特的音樂


  聽著貝姆(Karl Boehm)指揮的莫差爾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第四十一號交響曲》;溫暖的感覺不失其重量感,我想在所有指揮家中,最適合莫差爾特的莫過於貝姆和華爾特(Bruno Walter)了,我聽莫差爾特的音樂,一般都是他們兩位指揮的演奏。

  聽莫差爾特和聽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的心情總有點不一樣,所以我比較不太聽貝多芬《第一號交響曲》和《第二號交響曲》,覺得那是比較莫差爾特樣式的,雖然貝多芬《第七號交響曲》和《第八號交響曲》也有點莫差爾特風,但貝多芬性格還是強烈的。在貝多芬的交響曲中,第三、五、六、九,是較具代表性的,《第四號交響曲》就不知該怎麼算了,雖然我很喜歡這首曲子,倒不把它當貝多芬的典型代表。

  貝姆指揮柏林愛樂和維也納愛樂的莫差爾特《第四十號交響曲》和《第四十一號交響曲》,是我常聽的唱片,維也納愛樂的第四十號極好,優雅不失活潑,弦樂不只漂亮,力度也很夠;第四十一號也很好,但如果就曲子的性格來說,我反倒喜歡他指揮柏林愛樂的演奏,較具阿波羅的架勢,尤其低音弦樂部。但他指揮柏林愛樂的第四十號我則覺得稍厚重,有點像貝多芬。

  莫差爾特的鋼琴協奏曲,帶給我許多生命的感動。如吉利爾斯(Emil Gilels)和貝姆合作的《第二十七號鋼琴協奏曲》,深情的第二樂章,讓我進入莫差爾特晚年的澄明之境。這張唱片曾伴我度過許多生命的低潮期,使我尤感彌足珍貴,那種對生命淡然卻又戀戀不捨的情愫,只有在莫差爾特的音樂中找尋。

  莫差爾特《第十九號鋼琴協奏曲》,是比較明亮的曲子,《第二十三號鋼琴協奏曲》亦然,義大利鋼琴家皮里尼(Maurizio Pollini)只彈了這兩首,貝姆指揮維也納愛樂伴奏,是我極喜歡的演奏錄音。比較上,莫差爾特用小調寫成的《第二十號鋼琴協奏曲》和《第二十四號鋼琴協奏曲》,予人的感覺稍較陰暗,也比較女性化,但我特別喜愛這兩首曲子,因為其中蘊涵了莫差爾特不為人知的年少愴桑(我這樣說是因為他算英年早逝,他的晚年其實還很年輕),所以每次聽《第二十號鋼琴協奏曲》和《第二十四號鋼琴協奏曲》都會感動起來。這兩首曲子我喜歡哈絲吉兒(Clara Haskil)和馬克維奇(Igor Markevich)指揮拉木魯管弦樂團(Orchestre Des Concerts Lamoureux)的合作錄音,哈絲吉兒那種纖細的演奏樣式,最適合用來表現莫差爾特的小調鋼琴協奏曲;季雪金(Walter Gieseking)演奏的莫差爾特《第二十一號鋼琴協奏曲》,是我喜歡的錄音,卡拉揚(Herbert von Karajan)指揮愛樂伴奏;年輕時候的卡拉揚還沒有太強烈的主張,所以這張唱片呈現出莫差爾特式的純稚與優雅;另外卡拉揚為李帕第(Dinu Lipatii)伴奏的莫差爾特《第二十一號鋼琴協奏曲》,也是很好的演奏。

  貝姆晚年接受訪問時,記者問他喜歡貝多芬還是莫差爾特,貝姆說:「如果貝多芬走來,我會向他脫帽致敬;如果是莫差爾特,我會趨前緊緊擁抱。」

                              2004/9/27 寫於指南山下



◎Karl Boehm)指揮的莫差爾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第四十一號交響曲》,溫暖的感覺不失其重量感。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