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29. 最後的火車站


  車站是遠行初始,亦是離別之地;從起點說是頃暫,從終點說是永恆;有人暫時離開,轉身就回來;有人從這裡遠行,歸來時已是鄉音無改鬢毛衰;有人從這裡出發,永遠不再回來。

  一九六○年十二月一日,羅馬尼亞女鋼琴家哈絲姬兒(Clara Haskil, 1895-1960)和法國小提琴家葛羅米歐(Arthur Grumiaux)在巴黎香榭里歌劇院的演奏會結束後,準備前往下一場預定在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舉行的鋼琴與小提琴二重奏演奏會。在抵達車站月臺時,哈絲姬兒突然心臟病發昏厥倒地,送到隆香醫院時已不治身亡,享年六十五歲。對這位命運多舛的音樂家而言,一生為音樂而生,為音樂而死,是二十世紀鋼琴演奏家的典範。

  哈絲姬兒是我最喜歡的女鋼琴家,相較於其他鋼琴家而言,她那透明、甜美、純真的琴音一直深深感動著我。聽過哈絲姬兒錄音的愛樂者,很少不為她演奏的莫差爾特感動,特別是一九六○年由馬克維奇(Igor Markevich)指揮拉木魯管弦樂團(Orchestre Des Concerts Lamoureux)聯手灌錄的莫差爾特《鋼琴協奏曲第二十號、第二十四號》,是許多愛樂者心目中的首選。這兩首莫差爾特僅有的小調鋼琴協奏曲,帶著些許淡淡的感傷。《鋼琴協奏曲第二十號》第一樂章起始的管弦樂,充滿不安的動機,馬克維奇的指揮亦呈現恰如其分的律動,但當哈絲姬兒純真的鋼琴聲出場後,樂曲馬上被溫馨、晶瑩的氛圍所籠罩,這是我聽過最愉悅的第一樂章,哈絲姬兒以明顯的抑揚頓挫展開,彈性速度的運用,鮮明的強弱起伏,使這個樂章在凝滯表象下蘊蓄著熱烈情緒。第二樂章優美的旋律,在哈絲姬兒的獨特音色訴說下,有一種天真之美。第三樂章哈絲姬兒再度用純美的音色,加上強烈的表情,呈現出優雅的弦律,彷彿天國就在我們身邊。

  這是哈絲姬兒的最後錄音,一九六○年是她演奏的高峰期,也是她錄音最頻繁的一年,然而就在這一年冬天,巴黎火車站成為生命的永訣。她所留下的演奏錄音,包括貝多芬《鋼琴協奏曲第三號》、近十首莫差爾特鋼琴協奏曲、和法國小提琴家葛羅米歐合作的貝多芬《小提琴奏鳴曲》全集,六首莫差爾特《小提琴奏鳴曲》,都是相關曲目的最佳演奏。

  告別最後的火車站,哈絲姬兒離開這世界已逾四十年,而她那透明、甜美、純真的鋼琴音色,兀自在老唱盤緩緩唱出動人的天鵝之歌。

                             2002/02/26 寫於指南山下



◎Clara Haskil的莫差爾特鋼琴協奏曲,純真的樂句,纖細的演奏樣式,是我深深契情的演奏。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