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3.白色的帆布


  許多年前,在日本的音響雜誌上讀到一段有關音響評論的文字,記得這篇文字好像編輯手記或是主編者的話之類,文章裡提到他換音響的經驗,就是要找一張白色的帆布,沒有音染,沒有修飾,祗是忠實地把聲音呈現出來,而他在聽音樂的時候,也希望自己是一張空白的帆布,把聲音細緻的分辨出來。

  當時讀到這篇文章的時候,真是感動極了,因為一張白色的帆布,是多麼不容易獲得!所謂沒有音染簡直是天方夜譚,任何音樂透過錄音,混音,壓片,然後在不同的音響系統重播,豈有不失真之理?要找一張白色的帆布,大概祗有到音會場了;但縱使音樂會場也還不是白色的帆布,音樂廳的回聲、駐波,觀眾人數,聆聽的位置,在在都會影響樂聲的傳布與感受。就算這些問題都解決了,別忘了還有附近觀眾的咳嗽聲。當種種聲音環境的變數加起來,白色的帆布該是如何難得?也許那是永遠也追求不到的目標。

  話雖如此,我還是極度嚮往白色帆布的世界,如果我們閱讀書籍,聆聽音樂,隨時懷抱白色帆布的心情,我們的收穫將會更多。物質上的白色帆布不可得,追求心靈的白色帆布卻非不可及之夢,祗要保持一點童心,保持純淨的心靈,白色的帆布就在我們心田,隨時準備接受新的資訊。

  白色的帆布,代表無污染的、純淨的世界,音樂的率真、人性與溫暖,都是愛樂人努力追求的,雖然理想總是不易獲得,但擁有理想總比沒有好。在我個人的聆樂經驗裡,聆聽名家名盤似乎己成家常便飯,對指揮家、演奏者、歌手,往往也有一定的評價,每當有世界級的音樂團體或個人來台演出,總不肯錯過聆賞的機會,長久下來,無意間在心裡畫出一幅音樂表演藝術的等級圖,誰是一流誰是二流,心中自然有譜。但我也常常思考這樣的譜系是否有問題?特別因為音樂演出是一種再創作,同樣的樂譜由不同的人演出,表現可能小有出入,也可能南轅北轍,那麼,到底誰是正確的?如果我們的心靈是一張白色帆布,手抱樂譜聆樂,胸無成見,或許可以獲得比較純淨的評價。但真是這樣嗎?我們真可以使自己的心靈成為白色帆布嗎?想想還是有點氣餒。

  白色的帆布是我心靈的夢土,那是一種想望完成而不可能達到的境界,以這樣的心情面對表演藝術,可能會獲得比較多滿足的喜悅吧!面對人生的一切事情,豈不也是這樣,先莫認為什麼是絕對的對與錯,用白色帆布的心情細細品味,或許更能擁有生命的喜悅。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