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32. 來去黑膠教主家聽音樂


  說了很久的,要去李富桂兄家聽音樂。

  李富桂兄可能是島內最頑固黑膠據點,堅守黑膠世界,四十年如一日。在我所認識的樂友中,陳正雄老師是浸淫黑膠最深的,他不僅在聆聽上功力深厚,對硬體的了解亦最深入。是我聆聽黑膠唱片的啟蒙老師之一,特別是在有關唱盤、唱臂、唱頭的認知方面,給我很大的幫助。

  台南合笙音響的蔡政達,是島內另一個黑膠的頑固據點,蒐集唱片約在三萬之譜,與2006年過世的曹永坤前輩約在伯仲之間,無論質量,在我認識的友人中均排名第一。台南唯因唱碟的許國隆兄(苦桑道人),是音樂雜食性動物,藏書兩萬冊,黑膠兩萬張,對各型類的音樂瞭若指掌,是南台灣許多愛樂人的啟蒙師。

  北臺灣的曹永坤前輩,出身士林世家,有一位研究荷治臺灣史的兄長曹永和(中央研究院院士)。曹永坤前輩不僅黑膠唱片藏量豐富,家中且有演奏用的平臺鋼琴,常邀請當代音樂家在家中舉行演奏會,邀請樂友們參加,對錄音工程尤有獨到心得。深人研究世界各音樂廳的音響,推動音樂欣賞不遺餘力。可惜二十年間緣慳一面,不免有憾。

  林清榮兄專攻華格納,有關華格納的唱片,收藏之富,在我認識的友人中,無出其右者。而李富桂兄長期浸淫黑膠世界,在《音響論壇》開「傑特集」專欄,對TAS瞭若指掌,而且對器材的使用堅守品味,極少換機,是音樂音響界的重要標竿。且因李富桂兄長期祇聽黑膠唱片,家中連CD唱盤都沒有,因而博得黑膠教主之雅號。

  我與李富桂兄初識於2004年秋天,彼時陳歡兄籌辦「風華再現:《音的欣賞會》世紀之音2004」(2004年10月31日 下午2:00~6:00. 地點:新舞台 台北市松壽路3號),在規畫節目時,到李富桂兄家排演,這是我第一次到李富桂兄甫遷居的新家。這天因為要排活動的節目順序,故而由活動的DJ穆忠傑兄負責播放,在播放過程中,李富桂兄為了使聲音靠近唱片的原始錄音,不斷調整唱臂VTA,使我第一次感受到黑膠教主的考究。

  那天聆聽的系統如下:

  LP 唱盤:Forsell Air Force One MKII 氣浮式唱盤
  唱頭:Clearaudio Insider Gold
  唱頭放大器:EAR 834P
  MC 升壓器:EAR MC-3
  喇叭:Sound Lab A1
  前級:Classe DR6
  後級:VTL M300

  我因初識黑膠教主,有些戰戰競競,遠遠坐在後方階梯上高起的平臺聆聽。我稍稍觀察了一下李富桂兄的新聆聽室,約有二十幾坪,是我拜訪樂友經驗中,個人聆聽室空間最大的,高度約5M(扣掉天花板裝潢約4.6m),寬度約6.44M,長度約11.75M,依據聲音的黃金比例1: 1.6: 2.5,最佳長寬高應為4.6: 7.36: 11.5,因此寬度略微不足,但這亦祇是一種參考質。擺放喇叭位置的天花板高度高於聆聽位置,有點類似教堂結構。而那天的聆聽經驗,我覺得宗教音樂(特別是教堂的人聲錄音)表現極為傑出。唯因李富桂兄剛搬新家,空間尚未熟化,聲音聽起來略顯粗糙,線條稍微有些硬。但Sound Lab A1全靜電喇叭仍展現了快速,高解析的特質。由於這天主要的目的是安排《音的欣賞會》節目,各軟體策畫人帶來的唱片、CD,不一定能展現黑膠教主家的音響特色。

  後來有一段時間,偶爾在網路上看到有關李富桂兄測試擴大機的消息。我自己因為2005年秋天以後在網路上撰寫「秋日拾樂」系列聆樂筆記,其中有一篇寫到〈Richard Strauss的《最後四首歌》〉,隔日即接到李富桂兄的來電,談到Lisa della Casa演唱的《最後四首歌》,於是又補寫了一篇〈Lisa della Casa的《最後四首歌》〉;在讀到我的文章之後,李富桂兄寫了一封英文信和我討論相關的版本問題,在這封信上,李富桂兄對Lisa della Casa《最後四首歌》的敘述可謂鉅細靡遺,讓我對黑膠教主的細心留下深刻印象,加上在安排《音的欣賞會》節目時,李富桂兄每換一張唱片就調整VTA的動作,讓我對李富桂兄聆樂的細節要求,有深切體會。

  2006年春天得知李富桂兄的擴大機已經定案,一直想再前往聆聽,卻總是霧失樓臺。終於在2006年10月18日有機會再度前往位於內湖山上的黑膠教主家,享受了黑膠教主家的音響。這次聆聽的系統如下:

  LP 唱盤:Forsell Air Force One MKII 氣浮式唱盤
  唱頭:Clearaudio Insider Gold
  唱頭放大器:EAR 834P
  MC 升壓器:EAR MC-3
  喇叭:Sound Lab A1
  Nola 超低音喇叭
  前級:Reference 3
  Goldmund 29.4

  除了前後級擴大機,其餘設備和2004年秋天完全相同。就我查考文獻資料所得,李富桂兄曾用過的喇叭寥寥可數;最早是Ragers LS 3/5a,然後是Martin Logan Monolith用了很長一段時間,接下來就是Sound Lab A1;我對李富桂兄以現有器材不斷調整,非達完美之境不止的精神極為佩服,相較於三天兩頭換器材的發燒友,黑膠教主使用音響器材的方式堪為典範。

  這一天到場的都是老朋友,包括alc, mell, eardoctor, lenny, 林清榮兄和侯吉諒兄夫婦。李富桂兄先用一張管風琴熱機,說是隨便聽聽,但發出來的聲音,卻非比尋常,李富桂兄顯然太客氣了。

  謝霖(Henryk Szeryng)和海布勒(Ingrid Haebler)演奏的莫差爾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小提琴奏鳴曲 K454》,這是我個人非常喜歡的一張唱片。在李富桂兄的音響室,我聽到謝霖特有的Guarneri del Gesù琴韻,悠長而綿密,海布勒的鋼琴與之對話,時而陪櫬,時而頡頏,鋼琴晶瑩透明而不失重量感,是很莫差爾特式的小提琴奏鳴曲演奏樣式。就音樂曲式而言,在貝多芬以前的小提琴奏鳴曲(包括貝多芬),鋼琴和小提琴是分庭抗禮的;此時小提琴奏鳴曲的正式名稱是Sonata for Piano and Violin,Piano還在Violin之前,因而鋼琴必須占有一定的分量,和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以後的小提琴奏鳴曲稱為Violin Sonata,其間有極大差異。我聆聽海布勒的演奏錄音常常覺得很有趣,她個人演奏的鋼琴奏鳴曲或協奏曲,是很維也納的樣式,溫和而典雅,可一和謝霖合作就變了樣子,包括莫差爾特《小提琴奏鳴曲全集,16首》和貝多芬《小提琴奏鳴曲全集》,主奏時常會出現昂揚之姿,鋼琴聲音感覺特別壯碩,而這正是我喜歡的樣式。李富桂兄特別放了兩張同曲目的唱片,一張是David Oistrakh 的兒子和媳婦,Igor Oistrakh/ Natalia Serzalowa (Eurodisc),我很少聽Igor Oistrakh,老覺得他是虎父犬子,但這張唱片倒是令人耳目一新,演奏得深情款款。另一張是Kaagan/ Richter(EMI),年輕小提琴手和老岡琴家的組合,頗有趣味,演錄俱佳音樂極為感人,由此亦可見黑膠教主唱片收藏之豐富。

  由於島內的華格納專家林清榮兄同來,總要放幾張華格納唱片,李富桂兄播放鄧許泰特指揮的《女武神》序曲,這張唱片是李富桂兄覺得最靠近2006年9月國家音樂廳演出《指環全集》的錄音。2006年10月8日到lenny兄家、絲振乾前輩家,和到我的研究室,李富桂兄都帶著這張唱片,在幾個地方聆聽的結果,整體而言仍以李富桂兄家所聽到的規模最恢宏,層次最清晰,樂器的遠近排列最歷歷如繪。Lenny兄帶來George Szell指揮的《華格納序曲集》,亦頗具氣勢,這是Lenny兄最推崇的一套《華格納序曲集》,CBS兩張一套的唱片,便宜又大碗。我因為聽慣Karl Böhm, Otto Klemperer, Hans Knappertsbusch的華格納,覺得似乎少了一些Karl Böhm的流暢,Otto Klemperer的穩固,Hans Knappertsbusch的悠長,不過這是個人喜好,非關黑膠教主家的音響。

  林清榮兄帶來替alc兄買的《尼布龍根指環》全曲,這套Testament重刻Joseph Keilberth / Chor & Orchester der Bayreuther Festspiele 1955年live錄音的《尼布龍根指環》全曲,由當時Decca 製作人Peter Andrew領軍,Teledec錄音團隊進行錄製的現場演出,第一次發行立體聲版唱片,我們聽了《女武神》序曲和開頭的一小段,覺得無論演錄均佳。我甚至想在George Solti, Karl Böhm和Herbert von Karajan之外,再買一套Joseph Keilberth的《尼布龍根指環》全曲。

  接著聽Hagegard sing O, Helga Natt etc / Propius PROP 7768 ( LP ),初時管風琴感覺似有若無,當低頻如潮水般湧來時,卻無轟然作響之感,量感調整得頗為平衡,我想在這部分Nola 超低音喇叭居功厥偉。而接下來的人聲極為豐潤,呈現了李富桂兄音響室模擬教堂前高後低特殊設計的良好效果。

  爵士樂的表現頗讓我感到意外,因為我很少會用解析力這麼高的唱頭聽爵士,我喜歡濛濛黑黑糊糊的爵士,大部分時候我都會選擇我唱盤上解析力最差的那顆唱頭來聽。而在這裡,Sound Lab A1全靜電喇叭快速、高解析的特質,讓人如臨現場。Sax的口水聲,鼓鈸的振動,Double Bass的低頻共鳴,均歷歷如繪,除了少一些小酒館黑黑髒髒的氛圍,可以說沒有什麼好挑剔的了。

  應我的要求,李富桂兄特別為我播放Maurizio Pollini/ Karl Böhm合作的貝多芬《第五號鋼琴協奏曲皇帝》,我一向喜歡用DG小花唱片來測試音響,尤其是鋼琴。許多樂友家的音響,在播放DG小花的鋼琴唱片時,聲音常會顯得過度單薄,因而誤解DG小花的刻片,但卻是我調整音響的主要依據,因為這類唱片調好了,其他唱片大概不會差太多。在黑膠教主的音響系統,這張唱片無論管絃樂的規模或鋼琴質感,均表現極佳。

  我們在李富桂兄家一直待到凌晨一點多,聽了各種型式的音樂,我覺得就音響性和音樂性而言,都達到極高的完成度,我不想在這裡說如臨現場之類的評語,畢竟音響重播系統和現場音樂會是兩回事,但我要說黑膠教主的音響系統,幾乎竭盡所能地挖掘出唱片溝紋裡的所有訊息,雖然我並不知道是否還可以挖出更多。

  就音響的擬真度、速度感而言,我想李富桂兄家的音響,是我聽到完成度最高的了。唯一我覺得略有不足的是鋼琴,這裡的鋼琴聲很接近國家音樂廳,比較溫潤甜美,而我個人認為國家音樂廳因殘嚮較長,聆聽鋼琴演奏時有點過於美聲,反而失去鋼琴應有的力度。我個人喜歡硬質一點的鋼琴聲,至少低音響板敲起來要鏗鏘有聲。我比較不能理解的是,李富桂兄家的音響,各種類型的音樂都極為擬真,何以唯獨鋼琴不夠壯碩?或者說力度稍弱,這一點在陳正雄老師家亦有類似情形。或許因為陳正雄老師和李富桂兄都用了Telefonken真空管,而我自己一向不喜歡Telefonken真空管的音色,我比較喜歡Siemons。也許我該重新考慮自己的音響系統,將鋼琴調整得靠近國家音樂廳一些,改變我原來或許過度硬質的鋼琴聲。聽音樂應是愉悅的享受,我是否有必要把鋼琴調得像Emil Gilels?或許Krystian Zimerman的美聲會帶來更多聆聽的喜悅。

  後記:兩次到李富桂兄家聽音樂,均用Clearaudio Insider Gold唱頭,而未能聽到Lyra Helikon的表現,心中不免有憾。因為我自己有一顆Lyra Helikon唱頭,而沒有Clearaudio Insider Gold,我很想聽聽黑膠教主家的Lyra Helikon音色,和我的有什麼不同。

                          2006/11/25 寫於指南山下



◎大家和黑膠教主照張相,從人和喇叭的比例可以看出喇叭有多大。
攝影/許家楨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