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6. 真假美醜


  女人在一起大概很難不談論誰漂亮或誰不漂亮的問題,在談這類問題的時候,心裡或許都懷著隱隱的妒意,如果談的對象很漂亮,那麼多少要挑幾個毛病,諸如化裝太濃,可能去隆過鼻子,割過雙眼皮之類的。假如那被品頭論足的女人頭髮梳成一邊高一邊低,那準會被說成是半邊美人,穿長裙說是腿有缺陷,穿迷你裙剛好可以罵騷包。

  女人如此,男人又何獨不然。別人的老婆最好穿得性感迷人,愈充滿邪惡之美愈好,自己的老婆則最好裹得跟粽子一樣。沒事的時候不免要嘲笑一下好朋友的開車技術很爛,不然說酒量差也可以。至於音響或音樂的玩家們,那可說的又更多了。

  聽音樂的人大概都對自己的音響系統情有獨鍾,什麼泛音豐富,低頻厚實,說得跟真的一樣。喜歡英國系統揚聲器的朋友贊揚弦樂細緻優美,喜歡德國揚聲器的發燒友對傳真度情有獨鍾,至於美國擴大器則是大碗又滿燉,真是青菜蘿蔔各有所愛。但問題在於我們要的到底是什麼?有些音響系統聽起來如油油春雨,有些音響系統八面威風,聽起來耳朵麻麻的,但還是有人喜歡,也不能說什麼好什麼不好。重要的是我們總說要中性的聲音,高音沒有壓力,低頻不會過量也不至於不夠,講來講去就像無字天書一樣。坦白說,誰也不敢說他的觀點一定對。就像男人看女人或女人看男人一樣,身裁重要還是臉蛋兒重要?外在重要還是氣質重要?要高大英挺還是學識豐富?恐怕也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各種不同味道的女人都有人喜歡,各種品類的男人也都有人欣賞。同樣的,各種不同品牌、取向的音響器材都有其支持者,所以我們就不必杞人憂天了。

  大部分的愛樂人都知道現場的難得,但對現場的定義則是言人人殊,有人認為低頻嗡嗡叫就是好的,有人要音場正確──亦即高音弦樂、低音弦樂、木管和銅管的位置要對,定音鼓在哪裡敲,獨奏者站在哪個位置,都有一定的規則可循。有人喜細緻的聲音,有人愛寬敞開闊,總是難以統一。我個人倒是認為求真和求美不可偏廢,如果純粹求真,也許會把聲音弄得又大管又粗,如果祗是求美,又可能聽不到真實的樂器聲。所以愛樂族在追求音響重播系統的真與美時常會遭遇兩難的困境,這種困境常需靠自己的耳朵來加以判斷,如果你覺得那是真,就不必在意別人的看法如何,如果你追求美,也同樣不要三心兩意,就像那首廣告歌所唱的:祗要你喜歡,又有什麼不可以。

  音響就和女人一樣,適度的修飾是美,真實也是一種美。江南佳麗吳儂軟語固楚楚可人,北方女子的豪氣又何嘗不吸引人?祗要不去剔眉毛,墊鼻子,濃裝淡抹總是兩相宜。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