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9. 嗜好與深情


  張岱《陶庵夢憶》說:「無嗜好者無深情。」是舉凡一切敗家子給自己最好的藉口,反正於書有據,敗起家來就更理直氣壯了。

  我承認自己是敗家子,種種敗家行徑,想要不承認也難。至少我很老實,沒有找一大堆五四三的理由來為自己撐腰,俗話說「坦白從寬,抗拒從嚴」,既然已經承認自己是敗家子,別人似乎也不怎麼好來罵我。有時看到音響網站上,一些網友們大吐苦水,說花錢買音響、唱片,家裡的母老虎如何生氣、翻臉。有些人更是簽署各種不平等條約,發誓賭咒,諸如再買機器就剁掉手指之類的,或者花多少錢買音響就花同樣的錢給老婆買衣服或化裝品,講得一付悲情又哀怨的樣子。

  嗜好乃怡情養性之屬,弄得家裡雞犬不寧,在我看來實在沒有必要。如果是我,不是放棄自己的嗜好,就是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人生短短數十載,無非聽點音樂,喝點茶,連這些嗜好都要被迫放棄,人生還有什麼意義。

  今年二月,樂友向我提到他為我設計製作的唱盤將於七月完成,於是我開始思考該怎麼安排音響架的位置。我的研究室原本已有兩個唱盤,裝了三支唱臂,再加上友人為我設計製作的的唱盤可裝兩支唱臂,到時工作室就會有三個唱盤五支唱臂,實在是很敗家。

  三個唱盤該怎麼擺呢?想了很久,終於決定買一塊五公分厚,深六十公分,長二四○公分的花梨木做音響架桌面,其上可放三部唱盤,並且把唱頭放大器移到桌面來。

  桌面委託做木工的友人幫忙找,友人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在臺北社子的木料行找到一塊厚度、深度均符合的花梨木。這塊花梨木已經在木料行放了十幾年,算是老花梨,根據木工友人的說法,應該是不會變形了。但因長度為二七○公分,於是將木板送往苖栗木工廠裁掉三十公分,然後用手工打磨(因為花梨木極硬,無法用刨刀刨,必須用手工硬磨),磨好後再上漆。從三月到七月,一塊花梨木桌面,花了將近四個月的時間方始完工。

  木工朋友開著小貨車到苗栗將桌面載來研究室,我請我的同幫忙事,三個人一起將這塊重達八十幾公斤的桌面,抬到我位於地下室的研究室。接著我和木工友人又花了快三個小時,才把桌面擺好,唱盤歸位,接好連接各機器的信號線,開始試音。

  沒想到這塊簡單的花梨木桌面,卻使整個聲音結實起來,各種樂器的聲音歷歷在目,聽什麼類型的音樂都好聽。

  長時間的等待是值得的,大方素樸的花梨木桌面,使我在研究室的生活更開心了起來。雖然我不知道是否有嗜好者一定深情,但我確實知道自己因著這塊新的花梨木桌面而歡喜。生活在這個忙碌的時代,偶爾給自己一些生活上的小小感動,至於是否深情就顯得不是那麼重要了。

                             2005/07/12 寫於指南山下



◎這塊五公分厚,深六十公分,長二四○公分的花梨木音響架桌面,其上可放三部唱盤,花了將近四個月的時間方始完工。

◎原本放置Klimo Merlin前級的位置,預備留給友人為我設計製作的唱盤,Klimo Merlin前級將移到下層目前放著一塊白色大理石的那一格。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